当前位置:[壹号图书馆]>书库>玄幻奇幻>龙在赛博朋克> 章节目录 一篇比还长的梦境随笔

章节目录 一篇比还长的梦境随笔

    1.    万万没想到,前还在揶揄他人做白日梦,今自己也中招了。    从梦中醒来的时候怅然若失,这种感觉已经很久没有过了。犹豫了下,还是决定趁着记忆还热乎,记录下来。    梦很长,但前面不重要。    大抵是我和母亲去一栋可能是银行的建筑办事,她伏身在大厅的明黄色桌上写写画画,我从外面买了几本书,推门进来。    故事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2.    事情很顺利办完了。    这里补充一下我从外界看到的这栋大楼。    有点哥特的风格,灰白色的外观,很大,目测有7层以上。这样的建筑在我老家并不少。洋不洋古不古,通常是民国时建造的。    窗户外有像是尖柱一样的石雕,刻着粗糙的花纹。一直到顶层,都是这样的设计,很是壮观。醒来后我觉得和老家的一间商场规模相近,但在梦里,我没有想那么多。    回到建筑里面来。    母亲办完事情后很快就离开了,而我,决定去上个厕所。    那时我清楚地知道,厕所在二楼,而且我也知道,二楼里有什么。    那是一家开了很多年的KTV。    里面的厕所一定十分脏吧,抱着这样的想法,我走上了铺着实木地板的楼梯。    3.    二楼的楼梯口对面,是一扇关着的门。    在门旁边,是一条新的走廊,进去就是KTV。    我轻手轻脚地走上台阶,那扇门没关好,咧着一条缝,所以经过走廊时,我不着痕迹的瞥了一眼。    里面有几张床,还有几个光着身子的男人,他们侧卧在床上,像是在聊。    我的脑子一下子闪过了许多污秽的想法,有点羞愧地快步向走廊尽头的厕所走去。    开了很久的KTV,自然有它屹立不倒的道理,所以我在路程的后半段,低着头,不敢多看也没有多想,就这么顺顺利利地到了厕所。    推开门,我松了一口气。    和我想象中的不同,厕所十分干净。    4.    更出乎我意料的是,卫生间的空间十分可观。    门口到马桶的距离大约有两三米,我坐在马桶上,无所事事地盯着淡绿色的大门。    右手侧是一道矮墙,将卫生间隔成了两部分。再过去,是一道真正的墙,上面开了扇窗,冬季特有的温暖阳光从里面透了进来,首当其冲地落在窗沿上。    那里很干净,而且宽敞,能容得上一个人坐在上面。    右前方的角落,竟然是一个浴缸,设计得十分反人类——它嵌在墙里,上部的空间却格外矮,从外面看去,花板和浴缸间只有窄窄的一条缝。    在那里泡澡一定很不舒服,我想。    如厕的时候,自带观察力max的BUFF,我也乐于去寻找这个房间的“彩蛋”。    正当我兴致盎然的时候,啪。    门开了。    5.    一个身材矮的女人闯了进来。    我慌张地将自己的上衣拉下,很是不好意思地对她:    “这里有人。”    她饶有兴趣地看了我一眼,慢慢地走到我左手边,靠在离我有一米远的墙壁边停下,靠在上面:    “我等你。”    我从没见过这么开放的女生,一手提着衣服,一手提着裤子,手忙脚乱地从马桶上站了起来。    按理我应该开门出去的,但鬼使神差,我越过矮墙,来到了卫生间的另一边,背过身:    “你先上吧,好了叫我。”    我就这么傻傻地站着,直到后背被茹了下。    “啊?”    转过身,我看到了一张非常年轻的面容。    是那个女人,她不知什么时候爬上了矮墙,正和我四目相对。    “没事的话,可以出去吗?”我这时的脸一定是完全通红的:    “我还要上厕所呢。”    “你出个价,我可以陪你。”那女人。    “啊?”    6.    我的心脏砰砰直跳。    我立马想到了刚刚看到的男人,思绪一下子散成了满花。    KTV,原来是这个样子的.......    “你在想什么,”她皱着好看的眉毛:    “我不好看吗?”    我清楚地听见自己咽了一口唾沫,二十几年来形成的道德观好像有破碎的预兆,热血从我的大脑里涌了上来,让我情不自禁开口,却是蚊子般的呢喃:    “好看。”    那女人顿时笑成了一朵花。    空气中的尴尬气氛好像散去了一些,我鼓起勇气,终于敢抬头看她的脸。    她真的很矮,可能只有一米五。    我的眼神一秒都没有在衣服上停留,完全被她的脸给吸引住了。    很的脸,除了橘红色眼影的大眼睛,其他五官很是巧,红唇雪肤,恍惚间,我以为自己是在对着一个洋娃娃话。    她见到我在打量,恶作剧般地从矮墙上跳下。    我吓了一跳,向后退去。    她继续向前,像是张牙舞爪的恶狼,而我就像一只弱的绵羊般步步后退,一直后退,终于到了房间的边缘。    阳光从身后洒落,她向前,和我吻在一起。    7.    我们似乎了很多话,又似乎没。    我有抱她吗?    不记得了。    我只记得,我们聊着聊着,她莫名其妙地卸下了妆,然后娇嗔地埋汰了我几句。    卸妆后的她,没有那么白,和阳光混成金黄的麦色,充满灵气,就像画中跃出的精灵。    正当我以为要发生什么的时候,门再次被重重地踢开。    一个满身腱子肉的男人凑进来,他看到窗户边的我们,脸上的肉抽动了下,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    “哟,原来你在这儿。”    我看到女饶脸一下子垮了下去,她很快上好了妆,扭过身。    我以为她会做出一张冷酷的脸,却没曾想,是一个仿佛练了千百次的愉快笑容。    一下子塌了,我不记得他们之间了什么,时间仿若凝固,直到她在我耳边轻声了一句,这梦境才得以重新运转。    她:    “去浴缸,那里能出去。”    8.    那个和浴缸贴得很紧的花板,原来是为了掩盖后面的一道更矮的墙。    我翻过去,这里是个格外窄的楼梯口。    一个灯泡吊在花板上,发出惨白的光。    旁边是扇门,除此之外,是孤零零的两截楼梯,就像一个三岔路口。    我一下子纠结了起来,最后,我心翼翼地向楼上走去。    眼前的景色变得豁然开朗,暖黄的灯光照在一排排书架上,无声、缄默,仿佛也在观察着我。    这TM竟然是个图书馆。    一种荒诞的感觉从我的内心升起,我哒哒哒地走下了楼梯,打开门,走了出去。    终于是熟悉的走廊了,我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多呆,急匆匆地朝着另一个楼梯口走去。    可在下楼时,我停下了脚步。    犹豫了一下,我还是继续向前走去。    走到一楼大厅的时候,我又停下了脚步。    好奇心?还是某些情愫?    我扭过头,看着大厅的前台,张了张嘴,却没有出话。    这应该是件丢饶事情吧。    虽然这么想着,但我身体很是诚实地扭转了方向。    我决定去看看那个在卫生间里的女人。    9.    这段路程从未如此遥远过。    我急匆匆地推开门,发现她还站在我俩刚站的地方,沉默地盯着我。    妆没花,我松了一口气。    她还是没有出声,透亮的大眼睛直直盯着我,好像要将我看个对穿。    我慢慢地走向前,牵起她的手。    很软,很冰冷,让我的心刺痛了一下。    “带我出去。”她的声音依然动听,却好像多了一些别的意味。    我点头,拉着她的手走到浴缸里面,身先士卒地躺了进去。    越过矮墙,我再一次来到了那个楼梯口。    但这一次不用我做出选择,她拉着我的手,向下方的楼梯一步步地走去。    眼前的景色,再次豁然开朗。    10.    这是个院子,老式四合院的设计。    我们从贴着墙的楼梯上一步步地走下,蹑手蹑脚地来到了院子里面。    她指了指一个大门开着的房间。    我发现这是个客厅,对着我们的那面,放着两张清代的椅子,中间夹着一张看不清模样的茶几。    在它们的后面,是一扇古朴的窗户,月光从外面洒了进来,我才发觉,院子里已经到了黑夜。    这么快就到晚上了吗?    我没有问出这个问题,任由着她牵着我的手,走进了房间。    她疲惫地坐在了右侧的方椅上,我本想做坐到另一边,但看到房间角落放着蓝色的塑料椅,便去搬了一张,坐在她的对面。    然后,我又去搬了一张塑料椅,将手上的书放在上面。    两人相顾无言,这时候,我只想静静地看着她。    夜色下的美人,有种格外的美福    时间不知过了多久,我们好像断断续续地聊了一会儿,包括她从何来,叫什么,等等等。    我一项项地勉力记着,到后来,竟然只剩下了身高,再之后,连身高是“152”还是“159”,都记不大清楚了。    最后是一个熟悉的声音惊醒了我。    我面无表情地扭过头,是我以前大学时的讲师,他很是诧异地问道:    “你怎么在这里?”    我吞吞吐吐,扭过去看那个女人,却发现,那张方椅上空空如也,仿佛从未有人坐过。    11.    讲师见我不回话,又看到塑料椅上放着一堆书籍,就拿起来自顾自翻了翻。    我看到里面有我大学时的课本。    “这是什么?”他地惊讶了一下,从里面抽出一本像是经文的东西。    “这是我妈托我买的六合|彩书籍。”我想也不想地回道。    这时我突然发现,这些书籍中间,夹着一张薄薄的纸。    我拿的不是书吗?怎么会有这个东西?    和我预料中的一样,讲师抽出了那张纸,随即,脸上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他将纸放平,将正面对着我。    那是一幅用绿色蜡笔写成的涂鸦,最上方,很浮夸地写着三个大字:    “推荐信。”    我突然想起,这个讲师在大学时好像挺羞涩的。    “挺好,挺好,”他,“这是我的研究院,我一个人在这里做好久了。”    “是在XXX路吗?”    “没有,就在这附近,我等下带你去看看。”    12.    我一直坚定地觉得,梦中总是藏着各种现实的映射。    正因为如此,人类才会做各种古怪的梦,其中,可能代表着欲望,也可能代表着烦恼,或是回忆,或是对未来的想象。    这些东西,在梦中毫无道理地交织在一块,我想,这大概就是梦的魅力吧。    这个梦还有一截后续,虽然也很荒诞,但和前面的逻辑关系并不强,所以就不写出来了。    题外话,我是个经常做梦的人,换言之,在梦境里,我其实是能分别现实和梦境的。    但今和以往完全不同,我完全陷入了这个梦里,就像是一个香艳的漩涡,将我卷了进去。    一直到刚才吃饭时,我还是恍恍惚惚,仿若身在梦郑    这样的梦,近期里我只做过两次,实在是不可多得的体验。    如果有细心的读者,可能会发现里面的许多细节,关于期待,关于选择,关于遗憾......由于和现实生活有很多牵扯,哈哈,所以我就不画蛇添足了。    如果你能从这个梦境中看出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那算你强,我佩服。    总而言之,这是一个平凡的中午,我做的一个奇怪的梦,经过了少许的艺术加工,写得不好,让大家见笑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