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壹号图书馆]>书库>玄幻奇幻>龙在赛博朋克>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章 战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章 战

    “藤义?”    “他不是应该在锈城区的主战场上吗?”    “你们应该是这么想的吧?”    藤义全然无视了在场众人那杀人般的眼神,不急不缓,一步步走到了格雷尔的面前。    他抬起头,看着白龙。    格雷尔同样也在看着他:    “这就是你的目的?”    “是,也不是,”藤义似笑非笑:    “有些东西,你们等下就知道了。”    话语刚落,人和龙就像是约好了一般,拳对爪,撕破空气,猛然相撞。    砰,格雷尔一副见了鬼的样子,身形踉跄,后退了半步。    我一只兽龙,拼力气竟然还不如人类?    这怎么可能?    不,有一种可能性......    格雷尔骇然地看向眼前的男人,而藤义非常配合地掀开了风衣,将它高高地丢向空。    不详的黑气在他的身上缠绕翻滚,如同丛林中的吸血藤蔓,吸附在皮肤上一条条暗淡的青筋之上。    不知何时,藤义脸上那平淡的表情已不复存在。    扭曲的面容之上,是一双猩红可怖的眼睛,紧紧闭合的乌黑嘴唇,好似有两个意志在操纵,吃力地咧开了一条缝:    “杀了你......报仇。”    轰。    巨大的热量从他的体内迸发而出,以他为中心,焦热的空气将水分挤压一空。    一股莫名的恐惧在所有人心中升起。    根本就不用去推测。    这是黑灾的力量......    “他快要死了。”耳边突然传来了侦探的声音,格雷尔向下看去,发现唐让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他的脚边。    他紧紧盯着面前那个痛苦挣扎的男人,眼里的光,从未如此炽亮过:    “黑灾的超凡因素在疯狂的吞噬他,再过一会儿,他就会变成一只完完全全的异种怪物。”    唐让将手里的终端收起,沉声道:    “这里的情况行政署那边已经知道了,附近的居民正在紧急撤离,我们要做的,是拖延时间,等到援军到来。”    “我们能做到吗?”    看着自己微微颤抖的双腿,格雷尔眼神一黯,周遭那干燥的空气让他忍不住闭上眼睛。    就在这一瞬间,他想了很多,因为黑灾诅咒而死的双亲,因为黑灾诅咒而被从隔离,甚至在最后被放逐的自己。    一幕幕画面像一把把刀子,在名为理智的神经上面锯着,恍惚间,格雷尔好像回到了丛林,变成了那个无助、弱的自己。    “来不及了。”    唐让拍了拍白龙的大腿,再次将反坦克狙击枪拿起,瞄准了藤义的......眼睛。    砰,在原地抽风的男人,头颅向后仰去,下一秒,黑雾完全将他的头颅包裹,以一个反人类的姿势再次直立起来。    砰。他伸出手,抓住了这颗子弹。    砰。紧随而来的下一发子弹,精准地打中了眼睛,然而,黑雾散去,那一双猩红的眼睛依然完整,移向了侦探的位置。    唐让面无表情地扣动扳机,巨大的后坐力让他一步步后退,不知不觉来到了隔离带的边缘。    “上啊!”    一向温润有礼的声音在此刻变得格外撕心裂肺,唐让紧紧握着狙击枪,最后一发子弹,瞄向了白龙。    砰。    子弹擦过格雷尔,飞向那灰蒙蒙的空,又无力地拖着尾烟,在空中坠落。    下一刻,藤义......或者那个已经取而代之的怪物,仰头发出一声刺耳的悲鸣,身形模糊了一瞬,竟是消失在了原地。    一连串爆响声击碎地板,怪物出现在唐让面前,挥出了平平无奇的一拳。    唐让只能勉力将狙击枪架在胸前,只见合金制成的枪声如同一般融化,断成两截,但这为他争取了宝贵的时间。    借着迎面而来的风压,唐让向后疾退,干涸的嘴唇边,缓缓流下一行鲜血,又瞬间蒸发。    完全没有思考的时间,他低头屈腰,往地面上一滚。    惊饶动能从头顶划过,街道上的路灯被这一下掌击劈断,旋转着落下。    而怪物已经扭头,看向霖上狼狈的唐让。    不出意外的话,已经没有任何退路的他,会被怪物下一次袭击秒杀。    周遭的所有事物,好像在这一瞬间慢了下来,唐让从未觉得,时间过得如此之慢。    慢得他能看到怪物身上的黑烟升起,被风吹乱,又重新聚合在一起。    慢得他能看到,地面上的碎石,因路灯的倒下而跳起。    慢得他能看到,向自己袭来的拳头。    以至于他的思维空白了一瞬。    结束了吗?    轰,一道白影如同高速公路上的卡车,猛然撞进了两人之间,和怪物一起滚到了远方。    凝滞的世界重新加速,唐让呼出一口气,才发现后背都已经被浸湿。    千钧一发之际,格雷尔赶到了。    怪物的右手,瞬间向外弯曲了近九十度。远方的尘土散去,露出了僵持着的一龙一人。    白龙的双爪,正死死地按在怪物胸前,将他压制在地。    原本柔顺雪白的皮毛,在高温下迅速蜷缩,变得乌黑。    但格雷尔没有放手。    身体重量加上原本的力量,终于在这一刻取得了上风。被压倒在地的怪物几乎动弹不得,他张着嘴,黑烟在口中不断吞吐,向受赡右手涌去。    原本被撕裂开的血肉生出了肉芽,肉眼可见地开始愈合。    但格雷尔同样有着后手,他那因为用力而绷紧的手臂,腾起一道道灰雾,在变形术的作用下又伸出了几条手臂,在压制的同时,不断挥出利爪,将怪物的身上割开一道道的口子。    “报仇......”    怪物张开嘴,更多的黑雾从身体里面涌出,涌向全身,原本处于上风的白龙,被一点点的推开,即便格雷尔再怎么用力,也无法再前进一分一毫。    眼看这脆弱的平衡即将被打破,唐让到了。    超凡视界里,他的眼里只剩下两团不断沸腾的超凡因素。    那团摄人心魄的黑,仍在他的面前,张狂,不可一世,而且,完全看不出破绽。    看得清楚一点......    再清楚一点......    体内的超凡因素前所未有地告诉运转,两行血泪从眼里飚出,唐让腾空,紧握的手杖抬起,指向怪物。    机会只有一次!    终于,    黑色当中,出现了更深的黑,就像一只眼睛,冷漠地注视着在场众人。    啪嗒。    手杖如同枪尖,刺入了怪物的身体。    那是心脏的位置。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