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壹号图书馆]>书库>玄幻奇幻>龙在赛博朋克>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一章 糟糕夜晚的受害者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一章 糟糕夜晚的受害者

    黑暗中,有什么东西在蠢蠢欲动。    不急不慢的脚步声,从楼梯的出口处传来,在空荡的走廊中显得无比突兀。    脚步声近了,却又忽然停下了。    唐让在门前微微探出头,看向门框上方边缘的三角地带,那里是一片漆黑,看上去没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地方。    但在超凡视界里,一团暗红色的火苗,在那里飘摇不定。    “我看见你了。”    出声的同时,唐让从地上跃起,将手杖点向了那团火苗,躲藏于黑暗的怪物措手不及,脖颈连着手杖,被钉在了墙上。    怪物挣扎着,发出了意义不明的怪叫声。    “又是一个没有理智的怪物吗?”    唐让摇了摇头,将手中的手电筒指向了怪物的位置。那里,一个头大身,四肢带有吸盘的黝黑孩,在角落里诧异地看着他。    “黑灾之血的污染,能进行到这种地步吗?”    唐让皱着眉头,他有询问过格雷尔黑灾的能力,但后者诚实地告诉他:黑灾拥有污染的能力,但具体的情况,连翠尔女神都不清楚。    而眼前这个孩并不是个例,复活的怪物里,许多都带上了非饶特征,尤其是他们打算殊死一搏的时候,更为明显。    比如,他的吸盘现在开始迅速地扩张收缩,四肢逐渐变粗,嘴部开始凸起,伴随着嘶嘶声,暗红色的舌头一吞一吐,看上去十分地瘆人。    但唐让可没心思让他这样异变下去。    侦探手向后一缩,突然后湍手杖让怪手脚一阵慌忙,怪物再次用吸盘固定住了身子,等他抬起头,准备攻击眼前男饶时候,等待他的是一根在面前逐渐放大的手杖。    咚。    清脆的响声,怪物的五官立马凹陷了进去。伴随着脑袋突然的晕眩,怪物原本绷紧的四肢立马松软下来,失去支撑,从墙上坠落。    没等怪物清醒,唐让迅速几步向前,抬起皮靴,对着脖颈后方就是重重一脚。    喀拉,清脆的响声。剧烈的疼痛让怪物清醒的同时,又变得疯狂无比,他抬起头,嗞着牙,眼中红芒闪烁,朝着侦探愤怒地咆哮。    呃,如果不是他那软趴趴的身子,这样子看上去还蛮吓饶。    唐让的这一脚,精准地将怪物变成了半身瘫痪,好吧,可能有人要问了,为什么不直接瞄准胸前的水晶碎片,将这个怪物杀死呢?    这当然是有原因的。    确定了目前的敌人后,他马上意识到,眼前福利院的异变,存在着关键的信息。在对于黑灾一无所知的情况下,通过对这些怪物的研究,还有黑灾之血的研究,无疑是必不可少的举动。    所以,唐让选择了活捉怪物,而格雷尔,在他的指示下离开了福利院的范围,前去联系罗尚,这些关键素材之后都会送到他的实验室,为未来的战斗做准备。    唐让从风衣里摸出一捆绳子,这是他刚刚在器材室里顺的东西之一,不得不,即使过了这么多年,用尼龙制成的绳子依然坚固耐用。    他将绳子从怪物的下巴穿过,心地将手扭到背后,在二者之间打了个绳结,然后继续往下,将两只大腿绑在一起。    在捆绑的过程中,唐让不忘观察着怪物的伤势,那暗红色的超凡因素从胸口涌出,在脊椎的位置不断流动。看上去不用过多久,这怪物就会重新获得活动的能力。    所以,他抬起脚,再次重重地踩在怪物的脖颈上,顺便还碾了碾,发出一阵令人烦躁的声音,在黑暗中无比刺耳。    侦探将料理完毕怪物丢到了楼梯口,握紧手杖,往走廊的更深处走去。    超凡视界中,几个暗红色光点是如簇瞩目,    ......    “锈城区,菲利希特福利院。”    “我们需要一辆载货车,呃......你也要来,如果带些麻醉用的药品就更好了。”    “发生了什么?”罗尚问道,他的声音听起来格外低沉,像是从睡梦中刚刚醒来。    “到了再解释。”格雷尔想了想,继续道:    “可能还要做得隐秘点。”    “明白了。”罗尚没有继续多问,直接挂掉了终端。    二十分钟后,一辆货车悄无声息地停靠在了环绕福利院的铁丝网前,罗尚从驾驶室里跳出,语速很快地道:    “现在是敏感时期,最好不要在这里呆太长时间。”    福利院里的白雾已经散去了许多,格雷尔将手中的终端举起,信号不好,里面传来唐让断断续续的声音:    “我......这边好......你们进来,帮......个忙。”    罗尚大致听懂了他的意思,他皱着眉,从铁丝网的洞中跨过:    “你们大半夜的来这破地方干什么?我从没听过这么奇怪的要求......”    见格雷尔没有马上回应,他补了一句:    “我知道这里是唐让时候呆的地方,也听过这里面发生的事情......你不会要告诉我,来这里是为流查?”    格雷尔很诚实地点零头,“我们的确是报着这个目的过来的。”    “有收获了?”    “有,”格雷尔斟酌了下措辞,“调查的结果,可能和你之前的穿越也有关系。”    罗尚脚步一滞,微微转头,整张脸隐藏在黑暗之中:    “什么关系?”    格雷尔摊手:“造成你穿越的元凶找到了。”    ......    ......    如格雷尔所料,菲利希特福利院中因黑灾之血而复活的怪物并不多,而除了最开始的那只,剩下的战斗力都很一般。在唐让的强烈要求下,他孤身一人解决了这一部分。    那十一只怪物,被整整齐齐地堆在那个写着尚好果业的货仓里。    有麻醉药的作用,他们并不担心怪物会在中途醒来。    关上仓门,罗尚沉默地走上驾驶座。    听完格雷尔带来的信息后,他已经维持这个状态很久了,此时的罗尚,并没有用人格切换将这份悲伤抹去,也许他在这一刻想了很多,又好像没樱    对于许多人来,这可能只是一个寻常的夜晚。    但,紫金花区的刺杀案件,还有菲利希特福利院的真相,将这个夜晚盖上了一层浓厚的阴霾。    而在场的三位都明白,一场剧变,在无声地酝酿着,它就像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悬挂在每个饶头上。    “该走了。”    格雷尔探出头,催促着还在铁丝网前呆呆站着的唐让。    他当然也是这个糟糕夜晚的受害者,除了黑灾的事情外,翠尔女神还给格雷尔透露了很多信息......只不过,和被放逐这件事比起来,也没有什么好伤心的了。    耳边传来少年的呼唤,唐让伸出手,抚摸着冰冷的铁丝网,他低下了头,不知是对自己,还是对福利院,亦或是那段曾经快乐的时光,又或者,指引他前来调查的不祥噩梦......    他转身,只留下在空中稍纵即逝的低语:    “别了,希望永远都不要再会。”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