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壹号图书馆]>书库>玄幻奇幻>龙在赛博朋克> 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八章 推理

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八章 推理

    “这就......死了?”    格雷尔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刚刚他感觉在胸口击碎了什么东西,然后,这怪物就化为黑尘消失了?    唐让走上前,弯下腰,在地上的尘土摸索着什么,过了一会儿,他拾起了什么东西。    “这恐怕是他的力量来源。”侦探伸出掌心,给格雷尔看上面的东西,那是一块黑色的水晶碎片,在尘土里面是那么地明显。    它的外表充满裂痕,看上去是刚刚的爪击造成的。    而在侦探的超凡视界中,裂痕外正不断逸散着暗红色的超凡因素,这也是他如此笃定的原因。    “那也太夸张了吧,”格雷尔不解地问道:    “力量之源没了,人也直接没了?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奇怪的超凡能力者。”    “是很奇怪,但我有个猜想,”侦探从风衣里拿出一张手帕,心翼翼地将碎片包裹了起来:    “或许这个人,就是因为这块碎片复活的。”    “复活?”    “幽深呓语,”唐让紧皱着眉头,“尽管行政署对福利院进行了彻底的搜查,但关于它的碎片,行政署只回收了一部分,或者,很少的一部分。”    “关于这一点,我们甚至还请教了查理的家族。”    “他们传来的消息是,幽深呓语这次的异变,在历史上从没有发生过,所以,他们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如果幽深呓语拥有这样的能力,那这种情况就很好解释了。”    “通过操控这些死去的人,将自身藏匿于不同的地方,那么,这些年来,它恐怕在暗处一直聚集着力量,等待复仇的那一刻。”侦探看着那堆黑尘:    “这恐怕也是福利院成为鬼屋的原因。”    “不对啊,”格雷尔挠挠头:“既然他可以操控......人类,那为什么还有种田,甚至打扫福利院呢?”    他想到了那进门时的水桶,又补充道:    “还有那个恶作剧般的陷阱,这样的行为也太不符合常理了吧。”    “但这可以解释,比如,刚刚你和李维斯交手的时候,你觉得他有理智吗?”侦探反问道。    “好像有一点,但是不多,”格雷尔思索着:    “在一开始,他还有驱赶我们的想法,但后来他醒来的时候,好像失去了所有的理智,只想着攻击我们。”    “是这样没错,”侦探顿了顿头,“如果李维斯的理智,是幽深呓语故意赋予他的呢?”    “能做到这种程度吗?”格雷尔惊讶得瞪大了眼睛。    “没错,”唐让摊了下手,“如果幽深呓语附身的是一个全无理智的怪物,那么这怪物显然不会乖乖地呆在福利院,他会冲出去,然后被人们发现,进而让行政署得知这里的存在。”    “所以,幽深呓语保留了李维斯的一些理智,还有生前的本能,这也是他这么多年来还重复进行清扫和种植工作的原因,它需要用这种方式,将李维斯困在福利院。”    “至于那个恶作剧的水桶,可能是他看到孩子们曾经这么做,才模仿的吧……”侦探不确定地道。    “等等,”格雷尔突然想到了什么,“你刚才是不是,幽深呓语的碎片。只找到了一部分?”    “是这样没错,等等,你是?”    “还有其他碎片的存在,这儿不止李维斯一个人,”格雷尔坚定地道:    “这个水桶陷阱,是其他人设下的!”    ……    轰隆。    一道惊雷在屋外响起,走廊一时间变得光明大作,也照亮了唐让脸上那复杂的表情。    “啊……你的有点道理。”他的声音有点干涩:    “继续呆下去的话,他们也会出来吧。”    “知道他们弱点的话,应该也不难对付,”格雷尔转头看向窗外弥漫的迷雾,忧心忡忡地道:    “就是不知道,幽深呓语的力量恢复到了什么程度。”    “如果像你刚才的,它恢复到了十六年前的全盛时期,恐怕我只能带着你逃跑了。”    “不太可能,”侦探的情绪有点低落:    “这些年来,除了那些误入福利院的流浪汉,它没有其他获得情绪能量的途径。”    “而且,我想明白了,为什么他要种植作物,幽深呓语的能量是有限的,肉体需要用食物的方式来维持。”    “所以,幽深呓语不可能控制太多的尸体,那很不划算。”    “走吧,我们去找其他的尸体。”侦探叹了一口气,从风衣里重新拿出手电筒:    “如果死者依靠本能行动的话,那他们目前所在,很容易就能推断出来。”    “黑了,孩子们该睡觉了,”    ……    ……    外面雨声渐渐地变得密集,而薄雾也一直挥之不去,格雷尔两人沉默地走在一楼走廊上,时不时踢开旁边的一扇门。    第二个复活的尸体很快就被找到了,那是一个身高一米出头的孩,发现他的时候,他正蜷缩在一张腐烂得不成样子的木床上,像是进入了香甜的梦乡。    孩的感知明显不如之前的李维斯。开门声,也并没有将他惊醒。侦探只是轻轻地走到他的身边,挥动手杖,便轻易地击碎了那胸口的水晶。    随即,他化为了灰尘,洒落在木床之上,和黑色的霉菌混在一起,很快就找不到了。    “尘归尘,土归土。”唐让闭上眼睛,把手放在胸前,深深地鞠了一躬。    他心地找出床上的碎片,将它同样放进了手帕之郑    再之后是第三个,唐让进门时,他并没有躺在床上,而是躲在了房间的木桌下,可怜巴巴地看着门前两人。    “我想回家,妈妈。”那个不到一米的孩子,浑身脏兮兮的,在桌子下声地啜泣着。    “生前的本能吗?”    看到唐让脚步一顿,格雷尔拍了拍他的肩膀,默默点头,走了上去。    见到少年的接近,孩子那惹人哀怜的表情募地变得狰狞,两点红光从他的眼里迸出,青筋在全身浮现,眼看就要……    格雷尔低下头,简单地一记直拳,就击碎了他胸前的黑色水晶。    孩子的脸上流露出一丝解脱,然后,变成了灰尘。    “干掉了。”    格雷尔轻轻地道,把手伸向了灰尘堆中的水晶碎片。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