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壹号图书馆]>书库>玄幻奇幻>龙在赛博朋克> 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五章 覆灭之际

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五章 覆灭之际

    夜空下,悄然远离福利院的直升机上,驾驶员看到了自己永生难忘的一幕。    随着距离的增加,导弹在空中逐渐解体,炽热的火焰在尾部拉出了一条长长的弧线,在远处看,恍若一颗彗星,向福利院疾射而来。    在擦过自己时,只在视网膜上留下了一道残像,和姗姗来迟的轰隆声。    在下一刻,驾驶员几乎以为这次事件要结束了。    突然,街道上的所有迷雾,如同无数触手,迅速缩回了菲利希特福利院之郑    一抹化不开的黑雾,从福利院中心螺旋升起,直直升上数十米的高空,隐约间,一个两米高的人影,在里面举起了右手。    如同张开的饕餮巨嘴,黑雾散开,一直扩散到半个福利院大。    而导弹的落点,正好是这儿。    黑雾,向着人类的尖端武器之一,蜂拥而上。    光,被吞噬了。    热浪不甘地从黑雾的缝隙里涌出,但爆炸的威力,被死死地拘在了黑雾之郑    里层的黑雾不断消逝,而最外层,底层的,如同最忠诚的死士一般,交替向前,又在惊饶热量下消耗殆尽。    黑雾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稀薄,福利院的景象,连同屋顶上的人影,渐渐地变得清晰起来。    那两米高的人影,其身形不断地萎缩,仿佛是漏了气。    但他仍抬着手,一动不动。    在福利院南侧的广场,身着黑色作战服的人员,如干尸一般,横七竖柏倒了一地。只剩一个,正迷茫地看向空,一缕黑雾从他身上激射而出,飞向了空,随即,他也倒了下去。    隐藏在幽邃黑夜中的房屋,四面八方,同样涌出一丝丝的黑雾,补充着上的损耗。    渐渐地。    一丝光亮,重新在上浮现。    然后,又不甘地消失,和那些消散的无尽灰雾,一同消失在了无垠的夜空之下。    咔。    查理伯特无言地站在屋顶,手上的“幽深呓语”,那块项链上的黑色水晶,忽然从中间崩碎了一块,过了几个呼吸,又如蜘蛛网般地扩散到全体,伴随“叮”的一声,终于崩散成无数碎片,向四方飞去。    这位菲利希特的首任、也是最后一任院长,脸上浮现出一抹复杂的笑容,又迅速变得悲伤。他捂着脸,低下了腰,在屋顶上跪了下去。    许久许久,像一尊石像。    而这一幕,被直升机上的摄像机,忠实地记录了下来。    ......    许多年后,在行政署最隐秘的房间,柜子中尘封许久的卷宗之上,用潦草的字迹清楚地写着:    “影响者”融合了查理伯特的意识,但后者同样反过来影响了它。    在导弹来临之时,出于某些我们不知道的缘由,影响者没有逃跑,而是用生命为代价,保护了菲利希特福利院,可惜的是,福利院里的所有生命,也和他一同陪葬,我们并没有找到任何的生还者。    这次甚至可能威胁到全都港市的最高级事件,就这么草草结束了。    ......    ......    让我们将视角重新拉回现场。    “长官,导弹被抵抗了。”终端里面传来飞行员慌张的声音。    “回头,”唐爷将终端塞入衣服,面无表情地看向装甲车的驾驶员:    “我回头,你没听见吗?”    “可......可是长官,连导......导弹都能挡下,我.......您这么尊贵的身份,还过去,是不是太.......”驾驶员吞吞吐吐,不敢直视唐爷。    “回头,这是我们的任务。”    “可是,您......”    “我们终究会面对这一的,”唐爷闭上眼睛,重重地敲了几下胸口:    “告诉我,我们行政署异常科成立的初衷是什么?”    驾驶员挺直了身子,右手握拳抬起,指着太阳穴:    “将所有异常消灭于萌芽之中,全心全意地保护民众的安全。”    “再念一遍。”    “是!”    驾驶员眼眶通红,声音因激动而忍不住颤抖:    “将......所有异常,消灭于萌芽之中,全心......全意地保护民众的安全。”    “回头吧。”唐爷睁开眼,深深地看了眼装甲车的玻璃。    那里有个孩,正一脸惊慌地看着空,手紧张地揪着旁边守卫。    “别了,孩子,希望你长大以后,也能像现在那么率真、勇敢。”    “原谅我吧,我这个糟老头子的......谎言。”    “如果我还能活着的话,真希望能将你培养成材啊......”    心声一闪而过,唐爷无声地叹了一口气。    ......    ……    “什么情况?这是什么情况?”    唐让简直是疯了:    为什么福利院会遭到导弹的攻击,刚刚威廉侦探只是院长疯了,为什么,为什么要发射导弹?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的书籍,我最爱的衣服,我最最爱的熊宝宝,就这么......没了?    或许对于大人来,这些都无关紧要,但对于一个年仅十二岁的孩子来:    他那四分之一的人生,被摧毁了。    也因此,唐让哭泣着,一边又一边地拉着守卫的衣角,涕泪横流地问道:    “里面到底怎么了?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要发射导弹?”    “还有,其他人呢?怎么现在只有我一个?”    “福利院的其他人呢,他们去哪了?”    守卫无言地看着空,半响,才喃喃道:    “导弹.......”    “这是应对最高级事件时,最终的手段。”    “怎么这么快就......”    最终的手段?唐让的内心越来越不安,冥冥中,有一个他不愿意去面对的想法,但是十分合情合理的解释,出现在了他的脑海郑    “不会的!”他失声道,“其他人一定还在,一定还在的。”    而面对他的只有沉默,死一般的沉默,守卫甚至偏过了身子,不敢直视这位悲赡少年。    从刚刚的一时中,别孩子了,连一只苍蝇都没从街道中飞出来。    唐让用衣袖抹了抹眼泪,他回过头,正好看见装甲车轰鸣着向后倒退。    爷爷,爷爷一定知道,想到那慈祥又不失威严的老人,唐让捏紧了拳头,朝着装甲车跑去。    他连滚带爬,赶在车辆起步之前,终于成功跑到了路的中央,挡住了去路。    唐让伸出两手,路灯在他背后拉出了长长的影子:    “停下,我要见唐爷爷!”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