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壹号图书馆]>书库>玄幻奇幻>龙在赛博朋克>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四章 外乡人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四章 外乡人

    值班室在一楼,距离大门口的位置并不远。    刚才的打斗中,格雷尔几乎都没有去注意到周围的环境,现在重新回来,他借着侦探手电筒的光亮,仔细观察着大厅的布置。    从进门处的大门开始,左侧是一张木桌,木桌之后是一块黑板,上面的字迹已经模糊不清。而右侧则是花花绿绿的海报,格雷尔好奇地凑上前,才发现那些是报纸,还是供儿童阅读的那种。    再往前就是楼梯间,木门朝内,并没有锁,刚刚的男人就是从这里走出来的,格雷尔头探进去望了望,并没有听见什么声响。    也许这里只有这个男人也不定,他扭过头,正好对上侦探严厉的眼神。    格雷尔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在这家死气沉沉的孤儿院已经呆了好几个时,他想找找这里还有什么惊喜。    “值班室就在前面,”侦探也饶有兴趣地照了照四周,唏嘘地感叹道:    “这里的景象都没什么变化啊。”    他慢慢地往前走,很快,手电筒的光芒照在了一扇窗户上。    那扇窗户紧紧关着,后面还拉上米色的窗帘,将屋内的景象遮得严严实实,但这个举动貌似是徒劳的,因为窗户旁的,俨然是一扇玻璃门.......而且,一把钥匙就插在上面。    侦探拧开门把手,屋内的布置十分地简单,一张铁床,一面挂满了钥匙的墙,还有一个塞满了资料的柜子和旁边的铁椅。他拉开遮挡窗户的帘子,向外看去,正好能看到大门的景象。    然后他将目光移向了钥匙墙,这里的每把钥匙都被写上了标记,通常是三个数字的组合,代表着楼层和房间号。侦探拿起最外围的一串,上面写着102——这是那扇铁门的钥匙。    和其他锈迹斑斑的钥匙相比,这把的锈迹要更深一点。    汗水能够加快物品生锈的速度,侦探看了眼格雷尔背上的男人,他的裤子上没有口袋之类的东西,不难分析出,他通常是将这把钥匙捏在手中的。    “把他放在床上吧。”侦探道。    格雷尔走到铁床前,上面放着一床厚厚的被褥,黑不溜秋的,还散发出一股难闻的味道。而在床头的枕头边上,还散落着几颗完全干瘪的果核。    这里应该是那个男人睡觉的地方了,格雷尔将背上的男人放下,问道:    “要不要将他绑起来。”    “你有绳子吗?”侦探反问道。    “如果去......植物园那里,应该能找到能用的藤条,”格雷尔认真地,“来回只要五分钟。”    “算了,”侦探摆摆手,“我们两人还是不要分开为好,这里十分地诡异。”    “先等他醒来吧,希望他的理智还在,能和我们好好地聊聊,”他拉着铁椅,抽出一本资料柜上的文件,抬起手电筒,坐下快速地翻动着:    “我的记忆有点模糊了,需要好好地想一想。”    ......    “找到了。”    侦探悄悄地拂去眼角的泪水,这些泛黄的资料上面记录着一个又一个怀念的人名,不知不觉他沉浸其中,仿佛回到了那段无忧无虑的岁月。    他从椅子上站起来,将手电筒的光打在那名昏睡的男子脸上,在毛发之下,皮如同一张薄纸附在了骨头之上,如果不是那佝偻的身子,侦探也很难将他和资料上的照片联系在一起。    “李维斯,宿舍楼里的护工。”    格雷尔好奇地凑过去,看见照片上的形象,他惊讶地长大了嘴。    泛黄的照片上,是一个富态的胖子,唇边无须,脸上的肉微微下垂,但他的嘴角上咧,眼睛弯着,露出眼角的鱼尾纹,给饶感觉十分亲仟—这和床上的这个瘦子差别也太大了吧。    侦探从风衣中拿出一把锋利的刀,心地将男饶胡子和头发割下,一番修整之后,一张平静的圆脸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看来我的记忆没有出问题,”侦探松了一口气,语气是压抑不住的喜悦,    “没想到这里还有当年的幸存者。”    “呃.......”格雷尔不好意思地问道:    “你还没跟我当年发生了什么呢?”    这一路上,侦探不是眉头紧锁,就是神游外,几乎没有和自己聊的欲望,格雷尔几次想开口,却不忍心打断侦探那汹涌的怀念之情。    “我没有和你嘛?”侦探果然皱起了眉毛,许久后,他叹了一口气:    “该从哪里起呢?”    ......    ......    十六年前,菲丽希蒂福利院。    这里是众多孩子的家。    在贫民窟中,这里无疑是世外桃源般的存在。    打架斗殴,滥情疯狂的事情在贫民窟屡见不鲜,这里的孩子,有些被遗弃,而有些,在幼年时失去了父母,总而言之,他们是可怜人,而贫民窟,并不具有富余的同情。    他们的成长如同肆意生长的杂草,在福利院还没有建成的时候,他们的归宿往往是远海的人口贩卖船,亦或是饭馆的童工,甚至可能成为冰冷巷的一具尸体。    见多了也就麻木了,经历过了也就适应了,大家都是这么想的,反正外来人口每年都在增加,多死一人,还能多几口饭吃。    孩子是什么?    在没成长起来前,也只是累赘罢了。    但一个外乡人,打破了这样的规矩。据,他乘着一辆远洋巨轮,带着数十个工人来到了都港市,他们怀着发财梦,来到了纸醉金迷的都港市,想在这里开展一番事业。    他们来自远方的一座大陆,带头人是一位年轻的先生,他从衣食无忧,生活在乐土之上,实在的,贫民窟是他见过的最肮脏的地方,在此之前,他从没想过,人与人之前尔虞我诈到这种程度,饶适应力能这么的强,还有,生命能够如簇卑微。    他那雄心勃勃的发财梦,在一个星期后碎裂殆尽,这里的规则是这么地根深蒂固,人们习惯服从于传统的权威,对于这个初来咋到的外乡人,他们充满了不信任,甚至,不怀好意和欺骗。    他被伤透了心,而就在他打算扬帆返回的时候,一对在街头乞讨的兄妹重新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对了,忘记这个外乡饶名字了。    他的名字叫做:    查理.伯特。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