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壹号图书馆]>书库>玄幻奇幻>龙在赛博朋克>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章 取代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章 取代

    “姓名?”侦探的眼神没有一丝的波动,落在男人眼中,犹如魔鬼一般。    他努力缩头,让刀尖离自己的脖子远了一点,才开口回道:    “莱纳,我叫莱纳。”    “连锁酒吧的?”侦探面无表情地又将刀尖递进。    莱纳脸色苍白,下意识地想点头,却不心碰到炼背,像受惊的鸡崽猛地一颤,战战兢兢地回复道:    “是......是。”    侦探不耐烦地在他脖子上割开了一个口子:    “别磨磨蹭蹭,我的时间很宝贵。”    “是......是。”莱纳咬着牙没让自己叫出声,但脸色又白了一些。    “你知道自己刚才在哪吗?”    “刚才?”    刀尖又近了一点。    “不......我我.....我,”男人吓得差点不出话:    “刚刚在......在唐让的侦探所,哦哦,你是......”    没等他完,侦探面无表情地开口:    “你们来这里干什么?”    “金士顿大人,是金士顿大人叫我们来的,”莱纳一咬牙,“他的头发是暗红色,很好认,他叫我们来找一个叫做唐只龙的银发少年,我们来的时候看到门关着,就在门口等,不知不觉睡着了。”    “继续。”    莱纳咽下一口唾沫:“科琳娜酒吧的威士顿是金士顿大饶弟弟,在中午被那个少年......揍了一顿,所以想找他复仇,我......我只是被叫过来撑场面的,真的没有动手的打算啊!”    侦探不着痕迹地瞄了一眼身后的白鸽,只见他恬不知耻地整理自己的羽毛,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介绍一下你们的大人。”侦探言简意赅地问道。    “他......他很厉害,是皇后级,我们做手下的都很服气他。”莱纳磕磕巴巴地道:    “还是一个能力者,能制造爆炸。”    “具体点。”    “他碰到的东西都会爆炸。”莱纳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其他我真的就不知道了啊。”    侦探扭过头,给了格雷尔一个眼神暗示,后者心领神会地飞了过来,将紫花塞在了莱纳的脸上。    十几分钟后,另一名喽啰醒来,遭受了同样的拷问后,又被糊了一脸紫花。    “他们的基本都一样,看来事实就是如此,”侦探看向白鸽,而后者心虚地不敢和他对视。    他叹了口气,苦恼地揉着太阳穴:    “惹上了连锁酒吧,现在这个局面不好收场了,他们能过来明连锁酒吧已经有了空余的功夫……同样也不是件好事。”    他自嘲地笑了一声:“你的远方舅舅就要被赶出克莱恩大街啦,作为外甥,你就没有什么别的表示吗?”    格雷尔想了一会,坚定地道:“我可以取代他们中的一人混进连锁酒吧。”    侦探摇摇头:“你虽然能模仿外形,但记忆和习惯是模仿不聊,让你去就是推你进火坑。”    “先想想该怎么处置这些人吧,”侦探皱着眉毛,“虽然我已经做出了警告,但直接放了他们,恐怕还会卷土重来。”    “杀了他们呢?”    “也不行,”侦探摇摇头,“科琳娜酒吧的威士顿知道他们的行踪,根据这个线索,连锁酒吧很快就能找到我们。”    格雷尔脸色变得很难看,他在心里嘀咕,早知道就伪装一下再去找麻烦了。    想着想着他灵机一动:    “罗尚那边不是有记忆抑制药剂吗?给他们用上试试?”    “只有这个还不够,我刚才了,”侦探边思索边回答道:“威士顿知道这件事,他们回去后肯定能察觉到异样。”    “好吧。”提议都被否决,格雷尔将目光移向躺在地上的男人,寻找着灵福    “你刚才到罗森…我们的确可以找他寻求帮助,”侦探不确定地道:“以他的人脉,花点金钱应该能搞定这事。”    “而且,”他补充道:“基于你和他的关系,他还不一定会伸出援手。”    “我回来的时候见了罗尚一面,现在已经没关系了,”格雷尔摇头:“但我不打算和解,这样太憋屈了。”    又是一阵沉默。    “等等,我想到了。”格雷尔扇动翅膀,兴奋地,“刚刚你到,问题的关键点在于酒吧里的威士顿对吧。”    侦探沉重地点了下头:“你难道还打算回去揍他一顿?”    “不不不。”    格雷尔指了指昏睡的金士顿:“如果我变成他的样子,回去找威士顿……”    “你的意思是,”侦探眼神一亮,“的确,这位皇后级有可能才是话事人。”    “但是,这可是一名超凡能力者,你要瞒过别人……”    “皇后级的威严在那里,其他人应该不敢轻易试探,至于要瞒过威士顿和这两个手下。”    “这就需要水果老板的帮助了,”格雷尔飞到侦探肩上,“你把我的终端拿出来。”    “先拍一张金士顿头发的照片,我需要一顶一模一样的假发。”    “然后是记忆抑制药剂,用来欺骗这两个喽啰。”    “一些微型炸弹,不用太多,用来伪装爆炸能力就好。”    “最后还需要处理这名金士顿……”    “交给我就好。”侦探眼神一冷。    “呃……总觉得还差零东西?”格雷尔苦恼地想着。    “你还需要复刻金士顿的声音,模仿他的话的方式。”侦探将自己终端里的监控录像调出,那里有他和两名手下对话的画面。    看了一眼视频,格雷尔点点头:“好,这些应该够了,将这些需求发给罗尚吧。”    “他会同意吗?”侦探有点犹豫。    但格雷尔的终端屏幕上传回的消息,打消了他的顾虑。    没有问具体的用处,罗尚直接回道:    “没有问题,但作为交换,你欠我一个要求。”    ……    ……    四十五分钟后,水果代理的“同城快送”如约而至。    罗尚的做事还是一如既往地严谨,检查了下物品,记忆抑制药剂的分量和微型炸弹数目的多了不少。    当然,这份人情格雷尔以后要还的。    将金士顿的全身衣物扒下,淡淡灰雾涌现,格雷尔变成了前者的样子,他戴上暗红色的假发,尝试着开口话,还做了几个动作。    与监控录像对比,侦探仔细地端详了一会儿后,满意地点点头。再之后,他打开记忆抑制药剂,将它灌入到另外两饶口中,然后打开门,将二人丢了出去。    格雷尔走出门,来到了金士顿原本坐着的位置,以一模一样的姿势坐了下去。    ……    又过了一会儿,莱纳哎哟一声,从地上爬了起来。    他茫然地看着四周,这里的环境十分陌生。他突然感到脖子有点凉,用手一抹,才发现那里都是鲜血。    “啊~~~~~”他忍不住尖叫出声。    “安静。”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莱纳求救般地扭过头,一个暗红色头发的男人,正用冰冷的眼神看着他。    “大人,这里发生了什么?”他忍不住问道。    男人脸上露出一抹痛苦的神色,许久,才苦涩地道:    “我们被袭击了,对手饶了我们一命……”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