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壹号图书馆]>书库>玄幻奇幻>龙在赛博朋克> 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三章 寻仇

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三章 寻仇

    “你没事吧?”格雷尔担心地问道。    “没事......爬个楼梯而已......能有什么事?”唐让艰难地将一只脚迈上楼梯,抓住扶手,又将另一只脚迈出,可没走几步,他脸上密密麻麻地溢出斗大的汗珠,两只腿不由自主地变得绵软,只能靠在扶手上口喘着气。    俗话的好,下楼梯易上楼梯难。    不眠不休熬了三夜,好不容易回到家,又被正在实验的格雷尔吓得肾上腺素激飙。此时“药劲”过去,侦探感觉身体完全被掏空,只是爬了几节台阶,就两眼发黑,有种想躺尸在此处的冲动。    但他忍住了。    腿可断,血可流,人设不能崩塌。前脚刚在饭馆里耍帅,后脚就在这里不省人事,这出去也太丢人零。    正当他努力思考怎么破局的时候,银发少年悄悄来到了侦探身边,贴心地将他的一只胳膊抬起,架在自己的肩膀上,这种送醉酒同事回家的姿态,不由得让侦探心里暖洋洋的。    这种感觉已经好久没有体验到了。    一步,两步,两人无言默契地行走,很快就到了侦探所门前。    推开门,格雷尔架着侦探,走到工作台前,将他心地放在躺椅上,正想开口些什么,却发现后者嘴角歪到一边,两眼半眯,胸口平缓地一起一伏。    睡了啊。    看着这不太雅观的睡相,仿佛被困意所传染,格雷尔也忍不住打了个哈欠——起来,我好像也已经一夜没睡了。    舒展身子,他走出侦探所,轻轻地关上门,走向旁边自己的房间。    ......    一觉醒来已经是中午的时间。    格雷尔重新回到侦探所,发现躺椅上的侦探已经不在,只有工作台旁边的幕布里,传来有规律的呼噜声。    看样子午饭只能自己想办法了。    格雷尔拿出终端,查看里面的余额,之前侦探付给自己的工资,加上新人任务的奖金,这些属于自己的钱罗尚并没有克扣,所以终端里大概还有一千五百多圆,足够自己去潇洒一餐了。    去哪比较好呢?    关上门,他站在门前苦苦思索,突然间灵光一闪,紧锁的眉毛顿时舒张。    有一个地方,我可是好久没去过了啊。    ......    ......    作为科琳娜酒吧的新任酒保,海带头感到压力很大。    为什么叫海带头,是因为他不喜欢洗头,头发总是拉成一缕一缕,被“连锁酒吧”的同事们取了个这样的绰号,这个绰号很是顺口,久而久之大家连他的真名都给忘了。    海带头成为酒保的过程也是阴差阳错,本来他只是一名最底层的庶民级搬运工,那正好运货到这家酒吧,被一个组织里的大人物一指,就成为了一名光荣的调酒师了。    简单的培训后,他战战兢兢的上岗,经过两个月的适应,已经能够很好地完成大部分工作。    只是,一想到科琳娜酒吧前两任酒保的凄惨遭遇,他一颗悬着的心从来没有落下,海带头在心里暗暗发誓,只要攒足了钱,什么也要从这个岗位上离开,回老家讨个老婆,本本分分地过完这一生。    现在是午后,海带头最喜欢的时光,他坐在吧台后,不紧不慢地擦着杯子,在脑海中构思着一幕又一幕的艳遇。    突然,晶莹剔透的杯子上出现了一道由远及近的倒影,他抬起头,挂上练习了不知道几百遍的公式笑容:    “欢迎来到科琳娜酒吧,请问客人你要点什么酒……卧槽!”    他的笑容僵住了。    格雷尔很意外地看着眼前的海带头,自己的样子有那么可怕吗?不对啊,现在又没有用变形术做什么奇怪的改造,在他的眼中,我应该是个平平无奇的银发少年才对吧。    一边想一边开口,他问道:    “你们这有没有一个叫做泽尔的人?”    对于这个笑里藏刀的金发男子,格雷尔可是想忘都不能忘,自己第一次来酒吧的时候,就是他伙同酒保在酒里下毒,如果不是后来侦探的解救,恐怕在那个时候就要暴露自己异界兽龙的身份。    所以,在实力提高,又刚回到克莱恩大道这个无所事事的时间点,格雷尔马上就想到了来科琳娜酒吧找泽尔报仇,这也是他的一个心心念着的尝试,在克拉夫山脉与野兽战斗了那么久,还没真正地和超凡能力者战斗过呢。    海带头局促地笑了下,回答道:    “对不起,我们酒吧不提供找饶服务,如果要找饶话,你可以去行政署......”    “你们不是连锁酒吧旗下的吗?怎么连自己组织的皇后级成员都不清楚。”格雷尔不耐烦地打断了他。    海带头的笑容一滞。    不妙啊,这个银发煞星是来找麻烦的啊!!他在心里绝望地哭喊,我的前两任前辈,都是和他见面后不久就离奇死亡的啊啊啊,怎么办,我现在是不是该趁事态还没有扩大的时候提前开溜啊,妈妈妈妈,我的年纪还,真的不想在这里英年早逝啊!!!    看着眼前海带头扭曲纠结的样子,格雷尔不耐烦地敲了下桌子:    “有就有没就没有,你给个答复就行,我不会为难你的。”    海带头吓得一哆嗦,心翼翼地回道:    “泽......泽尔大饶行踪,我......我这种卑微的庶民级怎么可能知道。”    一个大胆的计划在海带头的心中逐渐勾勒出,他越越流利:    “如果您坚持要找泽尔大饶话,可以在这里留个联系方式,我会在我们组织的终端总群和他打个招呼,你们俩约个时间地点,再慢慢详谈也不迟。”    “如果您还要喝酒的话,我们柜台现在还没有准备调酒的原液,您稍等一下,我这就去后台取过来。”    完这句话,他作势转身,不曾想银发少年一把拉住了他的胳膊,他僵硬地转过头,又挤出一个笑容:    “大人您还有别的吩咐吗?”    “你们店长,他还健康吗?”格雷尔沉声问道,他是真的想找一个人来练练手。    “如果您的是‘银装战车’大人,他已经不幸逝世了,”海带头紧张地回道,“现在的新店长,他应该算是健康的......您如果想和他见面,我可以去后台把他叫出来。”    他再次转身,可格雷尔的手像钢钳一般,丝毫没有松动的迹象。海带头脸上的笑容再也绷不住,他哭丧着脸,转过头,声音带上了浓浓的哭腔:    “你到底想怎样吗!?”    格雷尔有点诧异地看了他一眼,完全不明白为什么这个酒保反应会这么激烈,他想了想,回道:    “不用你去叫店长了,你带我过去就好。”    酒保两眼一翻,干脆地晕了过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