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壹号图书馆]>书库>玄幻奇幻>龙在赛博朋克> 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二章 重逢

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二章 重逢

    (上一章是一百零一章,手快打错了。)    听到声音,格雷尔诧异地转过头。    一个眼圈黑得不像话,两眼布满血丝,胡渣杂乱的风衣男子,挥动手杖,正向着自己袭来。    这不是侦探吗?    看着明显憔悴消瘦了许多的侦探,格雷尔既惊喜由感动,挣扎地从地上爬起,想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不曾想,一根手杖比他更快,先行一步堵住了他的嘴。    身边风声呼呼,肚子上又中了一记膝撞,回过神来,脖颈已经被手肘锁住,格雷尔的表情顿时变得僵硬。    “你是谁,来这里有什么目的。”沉着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感受到手杖的离开,格雷尔乖乖地举起两只手,委屈地回道:    “你那可爱的远方外甥,唐只龙。”    “哼,蹩脚的谎言,”侦探一边用手杖拨弄着他的下巴,一边冷酷地道,“我那外甥已经去克拉夫山脉旅游了......”    然后他对上了格雷尔那可怜巴巴的眼神。    “咳咳。”    “好久不见,”收回手杖,唐让表情不自然地从牙缝里挤出一句干巴巴的问候,过了几秒,又接上了一句完全不知所云的话:    “你吃了吗?”    经他一提醒,格雷尔也想起自己确实没有吃饭,同样绞尽脑汁了半,他回复道:    “你呢?”    “没吃,”侦探恢复了平时冷静的状态:    “楼下饭馆,怎么样?”    “呃......好吧,”格雷尔发动变形能力,收回背上的白骨,又将地上的终端捡起塞回口袋:    “现在,走?”    “走。”    ......    ......    默契地下楼,默契地坐在了餐桌前,两人尴尬地四目相对,不知该些什么。    对于侦探,格雷尔既愧疚又紧张,愧疚的是隐瞒了身份,又不告而别,回到侦探所里也没有打过招呼,而紧张的是对方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和善,这让他有点无从开口。    而唐让不出话的原因就比较简单了,他熬了三的夜,想睡觉。    直到老板将两碗热汤端上了桌面,气氛才有所缓和。    “哟,你外甥回来了,”老板笑眯眯地道。店里基本没什么客人,他索性拉出一张椅子,在二饶旁边坐下:    “怎么不聊啊,闹矛盾了?”    格雷尔正想开口将这位凑热闹的老板委婉地请走,侦探出乎意料地开口,对着一脸胡渣的老板问道:    “你结婚了吗?”    气氛突然变得有点凝重,老板叹了一口气:    “早结了,孩子都有你外甥这么大了。”    “那怎么没在店里看过他,你这么忙,他应该常来帮忙才对。”    “唉,时候他还围着我团团转,现在长大了去外地上学,就很少回来了,就算回来也不肯来店里坐坐。”老板一边话,一边看着眼前的银发少年,似乎是想从他身上找到儿子的影子。    “是啊,孩子大了,有些想法我们猜不透了。”侦探沉重地点零头,目光也移向一旁迷惑的银发少年。    不是,你们聊就聊,都看着我干什么?    “呃......是啊。”格雷尔嘴角抽搐,装出一副理解的样子,努力地点头。    “我这外甥,也是属于不听话的那种类型,”侦探口喝着热汤,眯着眼吹了吹碗口:    “本来好在我这里住着,二话不又跑去旅游了,到现在才回来。”    老板的眼睛陡然一亮:    “我家那不争气的儿子也这样,当初他的成绩在都港上学也没啥问题,结果他偷偷报了外地的学校,你气不气人......”    “可不是嘛。”    原本格雷尔想象中的温馨重逢,画风一转,变成了家长里短的老男人对话。    他尴尬地夹在二人中间,不仅加入不了话题,还时不时被侦探找着法子奚落一番。    憋屈,现在就是十分地憋屈。    热汤逐渐见磷,谈话也到了尾声。    又有客人进入陵内,意犹未尽的老板急忙向二人告别,回到了厨房。    侦探重新扭过头,看着眼前生无可恋的银发少年,突然开口问道:    “你想好了吗?”    “你什么意思......”格雷尔疑惑地看着他。    侦探凑过头,压低声音:“你的身份,罗尚已经告诉我了。”    格雷尔的瞳孔微缩,但这也是预料中的答案,他叹了一口气,语气诚恳:    “对于欺骗你这件事,我感到十分地抱歉。”    侦探身体后仰,在椅子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笑着道:    “如果我站在你的角度,也会这么做的。”    “那你的意思是?”格雷尔不解地开口。    “你之后的打算,”侦探的回答言简意赅,“我这个池子已经容不下你这条龙了。”    “容不下?”    “嗯,”侦探苦笑道,“我只是一个各方面都十分失败,勉强维持生活的落魄侦探,跟着我,对你来没什么好处。”    格雷尔默然,这很合乎情理,自己身份暴露后,唐让也不能用过去的眼光看待自己了。    但只是这么聊聊,好像也不错?    “不过,”话锋一转,侦探诚恳地道,“我还是欢迎你回来。”    这张熬夜过度,黑眼圈严重而且皮肤粗糙泛着油光的邋遢大脸,脸上麻木的肌肉挤出一个看起来十分真诚的笑容。    格雷尔突然有些失语,沉默地看着面前的侦探。    过了许久,他干涩地开口:    “为什么?”    “我们现在还能坐下来好好聊,就凭这点还不够吗?”侦探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刚才我变着法子数落你,你也没什么反应,从心理学上来讲,你对我依然是充满着友善的,我又有什么理由不去欢迎一个这样的....朋友呢?”    狗屁的......心理学。    你的话,我可一点都不信。    心里这么想,但格雷尔嘴角却不由自主地扬起,他没来由地开始傻笑,伴着不争气的泪水,笑声越来越大,越来越轻快。    原来被人承认的感觉,是这么地好,这么地舒畅。在克拉夫山脉积累的压抑心情,也终于在此刻烟消云散。    也许笑声太大,店里的其他客人向他们投来不满的目光。    “瞧这孩子,出去几个月人都傻了,”侦探突兀地凑近身子,伸出手,在格雷尔的鼻子上轻轻一刮:    “别笑了,汤都凉了,赶快喝完回去吧。”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