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壹号图书馆]>书库>玄幻奇幻>龙在赛博朋克> 章节目录 第八十二章 另类的拷问

章节目录 第八十二章 另类的拷问

    格雷尔心脏跳得很快。    自他出生开始,这是第一次面临如此直白的死亡威胁。    更烦的是,对手删去了他的记忆。    对方有什么弱点,渴求什么,想要做什么,关于这些,自己一无所知。    这根本就是一场不对等的谈判,亦或是对决。    “想好了吗?‘铁骨’先生。”不真实的广播声再次响起,好像看穿了他的想法:    “请原谅我刚才的冒犯,但你也该看清楚现实了。”    “你想要......什么?”格雷尔苦涩地开口。    广播的回答出乎意料:    “我想见见你背后的人。”    “或者,将你带到这里的人。”    格雷尔歪了下头,脸上半是好奇,半是无辜:“带我来的人,没有在另一个牢笼里吗?”    “咳咳。”    广播声里传来一声尴尬的咳嗽,但半响,又回归了阴测测的画风,它十分直白地道:    “我是,带你来到这个世界的人。”    “我不明白你在什么。”格雷尔面无表情。    “别急,你有的时间去思考。”广播怪笑着:    “现在,我要你做一件事情.....”    话音刚落,紧紧关闭的大门突然打开,一个黑色包裹被扔了进来,格雷尔下意识地想往前冲刺,但门又猛地关上。    “这是什么?”格雷尔走到门前,拾起包裹,好奇地打量着。    “打开。”广播莫得感情地响起。    会是陷阱吗?格雷尔犹豫着,又将包裹放回霖面。    屏幕前的罗尚:“......”    他扶好麦克风,冷静地道:    “请相信我们,我们对你没有恶意。”    屏幕内的银发少年,表情更加狐疑了,他甚至往后退了两步,离包裹又远零。    (╯‵□′)╯︵┴─┴    怎么回事,我都循循善诱到这份上了,你还是不中套呢?    他正想开口,却见银发少年抬起了头,一边寻找着广播的踪影,一边开口:    “你没有让我可以相信的理由。”    “你所的话,都是一面之词,”格雷尔认真的道:    “或许不用等多久,就会有人来营救我。”    “你这么想让我打开包裹,里面一定是对我不利的东西。我现在的情况已经这么糟糕了,你们还想要再进一步,这十分地不合常理。”    切,操之过急了吗?他开始怀疑我的身份了。    罗尚略做思考,走出封闭房间,对着外面忙碌的工作员下令道:    “再次释放记忆抑制药剂。”    ......    格雷尔悠悠醒来,他惊讶地发现自己的面前,竟然多出了一个黑色的包裹。    怎么回事?    我刚刚还在房间中央和广播话,正好聊到自己的处境,怎么突然来到了门前?    他将包裹心地拿起,又轻轻地放下,一脸迷惑。    格雷尔抬起头,对着花板大喊:    “你刚又对我做了什么?”    “没有什么,”广播里传来的声音十分平淡:    “请离那个包裹远一点,然后我们可以继续对话了。”    ......    ......    格雷尔再次清醒,他的记忆定格在刚刚放下包裹的那一刻,记忆中传来的信息是,自己又被删掉了一段记忆。    而现在,他重新回到了房间中央,包裹依然在门前,像魔鬼一样在诱惑着他。    “你又对我做了什么?”他不假思索,对着花板发问。    “请不要试图靠近那个包裹,不然后果和刚才一样。”广播声很是悠哉:    “我们可以继续刚才的对话了。”    “刚刚我们到哪了?”格雷尔警惕地问道:    “我又对你了什么?”    “这不重要,”广播声里传来一阵节奏欢快的音乐,在空旷的房间里显得十分诡异:    “重要的事情总是在未来,不是吗?”    “但我可以透露一些给你,”广播怪笑着:“比如,你刚刚将自己的身份告诉了我......”    声音戛然而止,格雷尔额头滑落一滴冷汗。    我把自己是条龙的事告诉了他?    不,这不可能,这是我来到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秘密,不管怎样的情况都不会开口的。    “你很紧张,‘龙’先生。”    “你不需要紧张,我们刚刚只是完成了一项交易,然后又起了一点摩擦,我才不得已将你的记忆删去的。”    “什么交易?”    “恕我不能告诉你。”广播明显明白格雷尔的心思,有意地略过了一些细节方面的问题:    “我们刚刚到了,你的来历问题。”    “例如,你是怎么来到这个世界的?”    记忆突然中断。    ......    叒苏醒的格雷尔,没有再去和广播对话。    想到第三段记忆中广播透露的信息,他不由得不寒而栗,这种在信息层面上完全被碾压的感觉实在是太糟糕了。    他努力地思考,该怎么样给未来的自己传递消息。    几次的失忆,能留下的信息变得越来越多,这是不是代表着,自己已经对失去记忆产生了抗性。    还有,那个包裹里到底隐藏着什么东西?为什么让广播那么重视。    他忍不住向大门前的包裹处走去,但走到一半,又忽地停了下来。    这不是最好的选择,也许只是广播的欺诈。格雷尔猛然醒悟,如果每次保留的记忆越来越长,那么破解失去记忆的谜题其实十分简单。    他在脑中默念了一个想法。    “很明智的决策,我们可以继续来讨论刚才的问题了。”广播声正好响起。    房间中央的银发少年突然看向花板,笑着反问道:    “我刚刚到哪了?”    “到了你的来历,”广播声不紧不慢地控制着聊节奏:    “你你是一条龙,来自另一个世界。”    “我那时候是疯了吗?怎么会出这种想法。”格雷尔讥讽地回道。    “呃......不管你现在怎么想,那时候你是确确实实地出了这句话的。”广播解释道:    “就在十分钟前。”    “那你这次为什么要删除我的记忆,”格雷尔反问道:    “我明明已经这么配合你了。”    他这么快就察觉到了?罗尚看着屏幕上少年嘲讽的表情,他清楚地明白,记忆抑制药剂的效力在逐渐减弱,再这样下去,自己的主场优势会逐渐失去。    但愿这是最后一次,他走出房门,下令道:    “释放记忆抑制药剂。”    ......    格雷尔又叒苏醒了。    在罗尚不可思议的目光中,他嘴角咧起,迅速地捂住了自己的耳朵。    相信自己,不去听广播的诱导,这是格雷尔在上一段记忆中给自己留下的信息。    难题,不攻自破。    罗尚差点吐出一口老血,在这短短的三十分钟里,无论他从哪个方向去试探,都没有得到自己满意的答案。    而黑色包裹中的便携式测谎仪,本来想诱导着少年装在自己的身上,也一直没有机会打开。    几百万圆成本的记忆抑制试剂,就这么打水漂了。    这样下去不行,他的眼神逐渐变得坚定:    “该想想其他方法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