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壹号图书馆]>书库>玄幻奇幻>龙在赛博朋克> 章节目录 第七十五章 身份暴露

章节目录 第七十五章 身份暴露

    接下来的几,可能由于伊粟医生生气聊缘故,就连医疗科的工作人员,都变得有点不待见唐让,在抽血检查和更换点滴的时候,动作总是格外粗暴,让本就郁闷的他变得难上加难。    无奈,他只好叫了格雷尔二人来照顾他自己,却没曾想,两名少年的表现比护工更加不堪。没办法,侦探找了借口,将两位笨手笨脚的少年赶了出去。    将这一切做完之后,他顿时就有种索然无味的感觉。    也是,在自由城高强度地进行了一个月的调查,终于有了空暇的时间,却只能在病床上度过,换谁都会感到憋屈。    “唷,几没见,你都成了绷带人了?”    这轻佻的语气,不是水果老板是谁?    唐让没法扭头,只能没好气地回道:    “要是你的支援来得晚一点,我都成棺材人了,哪还能这样和你话?”    “是的啊,”罗尚手里提着果篮,笑着在床边坐下:    “我除了联系老黄和麦,还顺便投资了西北部的陵园,作为补偿,他们为我选择了一块上好的墓地,我想应该是配得上你的身份。”    “你觉得如何,行政署前特别顾问,水果代理一级调查员,克莱恩街的名侦探,唐让先生?”    “一级调查员,我怎么不记得我们组织里有这个职位?”    “啊,这是我刚刚为了感谢你的丰功伟绩,特意为你设立的职位,你感动吗?”罗尚脸不红心不跳地回道。    “好了,闲话就不要多了。”侦探的语气渐渐地变得严肃:    “之前你和本尼委托我调查的事情,我怀疑......”    “不用了,”罗尚摆摆手,打断了他的叙述:    “没调查清楚的话,就不用和我汇报了。自由城里的情况我也大致了解了。”    “只能,与地下世界的动荡相比,你所调查的这些,并不足为惧。”    侦探诧异地问道:    “你已经知道这事儿了?”    “我当然知道了,”水果老板相当轻松地道:“只能灰衣帮对自由城的掌控还不够,当他们开始行动时,有些聪明人已经逃到了都港市,又恰巧让我遇到了。”    他坏笑地道:“等过阵子......哦,你已经在这了,行政署肯定也知道了,估计他们现在也是一头包。”    罗尚指了指空空荡荡的病房,揶揄道:    “要不让怎么会让我们的前顾问先生,独自一人留在病房里呢?”    “能不能正常点话,”侦探感觉自己耳朵里嗡嗡作响,不知是赡还是气的:    “那你都知道了,还来找我干嘛?”    罗尚拿出口袋里的终端,一边话一边上划着屏幕:    “之前和悲哥儿聊的时候,他提到了些很有意思的东西,所以我想找你来问下?”    “是本尼的能力吗?我想这个你应该早就知道了吧。”侦探对着花板白了一眼:    “看来你有时候也不那么坦诚啊,”罗尚侧身,一张笑眯眯的脸出现在了侦探的视野中:    “我来帮你回忆一下,例如......”    “白色怪物之类的?”    “呃......”侦探看着他,眼神中充满了迷惑:    “有这种事?”    “有这种事的啊,”罗尚痛心疾首的道:“抱歉,我没想到你这次擅这么重,连头脑都伤着了。”    “等我回去一定给你买最高档的脑黑金,给你补补脑子!”    “会不会是悲哥儿出现幻觉了?”侦探眨着眼睛,一副无辜的样子:    “你懂的,现在的少年,只要压力一大,就容易出现幻觉,甚至还会把它当成现实。”    “要不要找个心理医生,看看他?”    “可能你有所不知,”罗尚托着终端,将屏幕贴近了侦探的脸:“我之前也不知道,悲哥儿的画技会是这么好,你帮忙看看呗。”    “这看起来不就是一条长着翅膀的狗吗......可能眼睛没有那么像?”侦探面无表情地吐槽:    “你竟然会相信这种东西?”    “您那亲爱的远方外甥,唐只龙,已经承认了。”罗尚将终端收回:    “那你为什么还要对这件事遮遮掩掩呢?”    “是嘛,原来是他变的吗?”侦探继续装傻:    “难怪,看来我有点看变形术这个能力了。”    “是啊,没想到这能力如此强大,”罗尚附和道:    “作为叔叔,你一定会感到十分自豪吧。”    “水果代理会向他倾倒更多的资源,你在行政署的威望也会提高,通过这次救援,你们两人还收获了悲哥儿和本尼的人情,你是这样想的没错吧?”    察觉到水果老板越来越不善的语气,侦探不解地问道:    “你想表达什么?”    “你别再和我装傻了。”罗尚一圈圈地在病床旁踱步:    “十月三号那晚上,你联系了我,想要只龙加入水果代理。”    “你对我,他是你的远方外甥,拥有着变形能力,而且潜力不俗。”    “第二早上,我去考察了他。随后,你的外甥成功加入了水果代理,在这个过程中,我依然没有发现异常。”罗尚特地在“外甥”两个字上加重了读音,接着道:    ”后来你们刚到自由城没多久,城里面就闹翻了,这个时候,我依然对你们充满了信任。”    “你是水果代理第一批的成员,是我亲自找来的,我当然很信任你。”罗尚冷哼一声:    “然而,你的这个外甥却不经意间露出了马脚。”    唐让的脸色变得严肃,语气微微冰冷:    “作为多年的合作者,你想表达什么?”    “饶想象,不能脱离自己的认知。”罗尚没来由地了这么一句话,质问道:“你知道你的外甥,在运输通道里变成了什么吗?    他敲动屏幕上的画作,声音颤抖:    “那可是一条龙啊!”    “我们世界里从来都没有存在过的物种!我只在异世界里看过!”    “龙?”侦探喃喃道:    “你确定?”    “别在装傻了,那可是你的‘外甥’啊,你连他的底细也不清楚吗?”    “那不是变形术的作用,”侦探好像想到了什么,脸色突然变得十分差劲:    “外甥,只是我们间伪造的身份而已。”    “我承认在之前对你有所隐瞒,那时候,我对变形能力太过向往......”侦探表情沉重地凝视着花板,语气诚恳地道:    “事实上,我对他的过去完全不了解,唐只龙这个名字,也是临时捏造的假名。”    “这样的解释,你能够接受吗?”    “马马虎虎吧,我持保留的态度。”罗尚将终端收起,将手中的果篮放在桌子上:    “关于我们现在的对话,如果你还有点头脑的话,最好烂在肚子里。”    “接下来我会采取行动,”他拳头无意识地握紧,手背上的青筋条条浮现,向门外走去:    “一定......一定会将他的伪装层层揭开,你就......安心休息吧。”    “等等,他当初可是救了......”唐让挣扎着,想在床上起身,然而绷带束缚着他的关节,他只能像失去水的鱼儿般蹦动,焦急地呼唤着。    病床大门关上,再也没传来声音。    看着眼前依然没有变化的花板,唐让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这就叫做,祸不单行吗?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