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壹号图书馆]>书库>玄幻奇幻>龙在赛博朋克> 章节目录 第七十四章 唐让的来历

章节目录 第七十四章 唐让的来历

    格雷尔一行人在贫民窟的福利医院进行了简单的包扎后,在提出进一步治疗后,被护士长无情地拒绝了。    原因十分合情合理,医院里没有床位了。    混乱的锈城区,每发生的打斗难以计数,而一些没有固定住所的流浪汉,甚至会故意弄伤自己,去谋求医院的一张床位。    没办法,他们只能继续前进,在问了几家医院仍然无果后,他们向着霍普区进发。    那里有除了紫金花区外最好的医疗机构,那就是行政署的医疗科。    熟悉的大门,却没有久别重逢的喜悦,三人扛着两名伤患,急匆匆地闯进了大门。    来势汹汹的气势,甚至将门卫吓懵了,他刚想掏出手枪射击,眼角的余光却突然看到悲哥儿背上不省人事的侦探,神色一凛,又将枪悄悄收回。    格雷尔记得医疗科的位置,两腿发软的他,一边为众人指路,一边被悲哥儿拖着迅速奔跑。    “砰”。    医疗科的大门被一脚踢开,一位带着金丝眼睛的瘦削男子,吓得在工作桌上跳了起来。    “你......你们是谁?”他结结巴巴地问道。    格雷尔环顾四周,没有看到伊粟医生的身影,厉声问道:    “医生,人呢?”    “大哥们,”瘦削男子看着眼前的伤患,哭笑不得:“这里是检查身体的房间,不是治疗的房间......”    “快带我们去。”悲哥儿沉声道:“伤患要撑不住了!”    瘦削男本想拒绝,可他突然看到那位衣服破破烂烂的伤患,好像有点眼熟?    唯恐出了什么乱子,他忽然改口,严肃地从工作桌走出:    “好,我带你们去。”    ......    ......    “皮肤重度烧伤,内脏有不同程度的出血。”伊粟揭开口罩,疲惫地从房间中走了出来,对着门外的众人道:    “另一位,贯穿伤,体内的弹片已经取出来了。”    她叹了一口气,道:    “署里的疗养舱刚被人借走,只能等他们慢慢恢复了。”    看着医生脸上未干的泪痕,悲哥儿心翼翼地开口:    “太感谢您了。”    “能问一下您的名字吗?”    “唐让没和你们吗?”伊粟表情诧异地看了一眼旁边的银发少年,只见他缩在墙角,似乎是太累,已经睡着了。    美女医生苦笑了一下:    “我叫伊粟,能和我你们发生了什么吗?”    “我们去了自由城......”悲哥儿凝视着医生,将故事的来龙去脉一一道来。    故事很长,伊粟索性蹲在霖上,托着下巴仔细聆听。    她听得很认真,表情随着进程不断地变化,从最开始的蹙眉到动容,最后到噙着泪光,紧握着十指,轻轻地感叹道:    “他还是那么乱来......”    也许是美人太过耀眼,悲哥儿讲故事的声音越来越,到最后害羞的低下头,不敢与之对视。    故事讲完,伊粟从地上站起,却没想到腿脚酸麻,她一个踉跄,摔进了悲哥儿的怀郑    一阵香风袭来,黑发少年的脸顿时涨得通红。    “不好意思啊。”伊粟察觉到自己的失态,轻轻将少年推开,随便找了个话题:    “那送你们回来的那位朋友呢?”    悲哥儿挠挠头:    “那边的战斗已经结束,他去接另一位朋友了。”    “这样啊......”伊粟欲言又止,最后叹了一口气,道:    “你们一路赶来也累了吧,我带你们去行政署的客房,那里有免费供应的早餐。”    话到一半,她好像想到了什么,忍不住扑哧一下笑出声:    “榨啊,就记在唐让的身上好了。”    ......    ......    晚上,月明星稀。    落地窗前的病床,唐让呃了一声,缓缓地睁开了眼。    察觉到身上精心包扎的绷带,还有手腕上连接的点滴,他深深地松了一口气,僵硬的身体顿时变得放松。    他尝试转头,却发现它被固定在了枕头上,难以动弹。而身体内除了疼痛,还有一股清凉的气息,将疼痛减缓。    这是,超凡因素的作用?侦探心中想,是没见过的能力呢。    他没有进一步的思考,而是莫名其妙地开口问道:    “我渴了,有没有营养液?”    “不行的,你的胃部受到了重创,在恢复以前,我建议你还是喝清水吧。”一个动听的女声传来。    “我就知道是你。”唐让像个植物人一样注视着花板,无奈地开口:    “我记得我脖子好像没有伤,能不能把这该死的装置弄掉。”    “不行呢,我怕解开你的束缚,你又忽地一下跑远了。”伊粟医生的脸庞出现在了侦探的视野内,她坏笑着拿出一个奶瓶:    “来,张嘴。”    没等唐让做出表示,她猛地将奶嘴塞进了男饶嘴内。    “唔唔。”在微弱的挣扎后,唐让放弃挣扎,喉结滚动,口的吮吸着里面的清水。    如果格雷尔在这里,一定会大声地喊出人设崩塌这四个字。    奶瓶里面的水见底,伊粟满意地将它收回,感叹道:    “你又交了群不错的朋友啊。”    “其实我这人很孤僻的。”发现自己现在就是砧板上的肉,唐让索性放弃了挣扎,睁着眼睛着瞎话:    “就是受不了异常科其乐融融的氛围,我才出去单干的。”    “好了好了,你什么都对。”伊粟心地将男饶身体挪开,坐到了病床上,没头没尾地问道:    “异常科的那群老狐狸给了你什么好处,你竟然连自由城都敢下去。”    “谁知道这次会这么危险......”唐让叹气,解释道;    “有一些事情,是行政署不愿去面对的,但我却十分渴望得到答案。”    他顿了顿,眼神清亮地凝视着面前的女人:    “我想你也忘不了那一,对吧?”    伊粟和唐让目光交接,许久,她偏过头,语气酸涩:    “你还是忘不了孤儿院的事情。”    两人一时无言,侦探闭上眼,嘴唇轻轻翕动:    “玛露,大块头,苦瓜脸......还有皮尔老师。”    “我没有忘掉。”伊粟重新转过头,表情愤怒,直视着唐让:    “那晚上,你到底看见了什么?”    “为什么?你会那么巧地觉醒超凡能力?”    “为什么?你宁愿告诉异常科,也不肯告诉我?”    “是因为我们还不够熟悉吗?”    “还是因为?”伊粟语气不出的悲然:“你根本......就不把我放在心里?”    一连串质问,唐让哑口无言,他想抬手,却发现手臂也已经被束缚。    “这件事情只会害了你。”他闭着眼,痛苦地道:    “他们,无所不在。”    “我甚至怀疑自由城的事情,也是他们一手操纵的......”    伊粟猛地站起身,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病房。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