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壹号图书馆]>书库>玄幻奇幻>龙在赛博朋克> 章节目录 第四十八章 两名少年的谈话(感谢收藏和推荐票)

章节目录 第四十八章 两名少年的谈话(感谢收藏和推荐票)

    看见银发少年走来,唐让向一旁正在聊的本尼点点头,向他告别。    一的斗技场之行并没有得到什么有用信息,所以侦探打算晚上的时候独自进行调查,他将本尼预订的旅馆钥匙交给了格雷尔和悲哥儿,在告知他们大致的位置后,一个人离开了萨丁斯街。    “侦探晚上不一定会回来,”和格雷尔逐渐熟稔的悲哥儿摇动手中的钥匙,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开口道:    “你有什么计划吗?”    格雷尔摇了摇头,诚恳地回道:    “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我想在旅馆一直睡到亮。”    龙类本就是嗜睡的种族,虽然人类的身体消耗较少,不需要这么长的睡眠时间,但刻在骨子里的习惯还是很难改掉的。    悲哥儿怔了一下,显然没料到这个回答,过了一会儿,他才犹豫着开口:    “我们先去吃饭吧,吃完饭再来讨论这个问题。”    ......    侦探给二饶经费是五十代币,这是受自由城内所有组织认可的通用代币,除此之外,还有私人铸造的钱币,只在部分地区流通。    由于萨丁斯街的物价较贵,二人花了三十分钟的时间,在街区深处的巷找到了一家饭馆,在问清价格后,他们找了个座位相对坐下。    自由城前身是矿洞,即矿工们聚集的地方。因此这屋内的装潢十分具有特色,桌椅皆是整块开采凿成的岩石,墙壁虽然是浇筑而成,但其上挂有星星点点的彩色石头,作为墙上的装饰。    在昏黄的灯光下,能看到饭馆内用餐的顾客皆穿着轻薄简便的衣服,格雷尔偷偷看了眼他们的用餐,发现这和地上没有什么不同,只是基本没有肉类,都是些蔬菜营养液米饭面条之类的素食。    想必这些食物都是从东南部的旧都港偷运而来的吧,格雷尔回想起都港市的地图,还有行政署对锈城区的不作为,不由得在心中感叹。    一旁默默观察的悲哥儿显然也对这另类的城市感到好奇,他压低了声音,但语气明显很兴奋:    “这里吃的和都港区别不大啊。”    格雷尔点点头,他拿起岩桌上的水壶,向自己的石制水杯里倒水,一边倒一边随意道:    “我在都港生活得也不久,你介绍下呗。”    悲哥儿将自己的水杯往前挪了挪,声解释道:    “都港市的传统菜是将食物烫熟,等冷却之后再蘸着吃。”    “但这里并没有等食物冷却的习惯,你看我们旁边那桌,端上来的面条明显还带着热乎劲。”    格雷尔扭头,发现的确如此。旁边的桌子上每人前都放着一碟混杂着油脂的黑色酱料,而服务员端上来的菜,也只是被简单地烫熟而已,在桌子上升腾起淡淡的雾气。    悲哥儿又继续道:    “但是现在都港里已经不流行这样的吃法了,只有锈城区的一些传统家庭才会这么做。”    “比如.....你?”    悲哥儿点点头:“而自从营养液这种低廉又能够满足日常生活的食物出现,许多家庭更不想做菜了,除非是喝腻了。”    和同龄人(其实不是)聊让他今格外有兴致,他看了眼面前的银发少年,又问道:    “你在侦探那边都吃些什么?”    “也没有吃什么吧。”格雷尔挠挠下巴,苦想了一会儿:“一般是去楼下的饭店吃,营养液的话也基本没喝过......”    悲哥儿目光炯炯地看着他,语气满是羡慕:    “要是我也能在侦探手下做事就好了。”    “你平时没有事情吗?”格雷尔反问道,“我记得唐让每次来找你,你都在家里。”    “也不是每次都在,侦探都有预约的。”悲哥儿苦涩地道:    “我并没有固定的工作,平时只是做做短工,补贴家用。”    “老板以前建议我去他手下做事,但我不想离家太远,就拒绝了。”    老板,是罗尚吗?格雷尔在心里想,能在土豪的手下工作,为什么不去?    悲哥儿好像看出了他的想法,苦笑着道:    “你也知道,紫金花区和锈城区之间,除了行政署外,是不允许汽车通行的。”    “我妈妈的身体不好,弟弟也还在读书,所以我想留下来照顾他们。”    “那你爸爸呢?”    “死了。”    格雷尔有点尴尬的喝了一口水,他对揭发了别人伤口这件事感到有点愧疚。冷场了一会儿,直到服务员将菜肴端上岩桌,这气氛才有所缓和。    “你刚才问我晚上有什么计划......”格雷尔用刀叉挑起面条,一边吃一边问道:    “你晚上是有什么想法吗?”    悲哥儿叉起一片菜叶,蘸了蘸眼前的酱料,一口闷下:    “也没什么,我就想出去走走。”    “但是侦探不建议我一个人出去,所以我想问问你的意见。”    刚听完你的悲惨身世的我,完全没有拒绝你的理由啊。格雷尔在心中吐槽了一句,斟酌下用词,他笑着回复:    “我是无所谓的,反正在旅馆里也是闲着也是闲着.......”    “但是不知道你想去哪里,这里我们又人生地不熟......”    “异世界战神了,我们住的旅馆附近有家出名的酒吧。”悲哥儿开心地:    “我长到这么大还没喝过酒呢。”    格雷尔差点从椅子上栽倒下来,除了和侦探去酒吧找茬的那次,自己就对酒吧没什么好印象。    但如果悲哥儿在那里被阴了,那岂不是自己的全锅?    “呃......”格雷尔十分不情愿地回道:    “要去也不是不可以,但酒还是你喝吧,我就不了……”    听完格雷尔的话,心情明显变好的悲哥儿不由得加快了用餐的速度,他将酱料淋在自己的盘子上,狼吞虎咽地将面条一扫而空。    格雷尔无语地看着他,只是自己的一句应允,就让他这么高兴,想必这个人平时一定没有朋友吧......    用餐的时间一晃而过,格雷尔对于这种自由城这种咸甜酱料十分满意,但仅一盘面条并不够满足他的能量要求,他又额外点了两瓶营养液,一瓶喝下,一瓶带在身上以备不时之需。    走出饭店时,外面花板的人造光已经彻底关闭,但巷外的街道上也亮起明黄色的灯光,给清冷的黑夜带来了一丝温暖。    率先走出街道的悲哥儿招招手,示意格雷尔跟上他的步伐。    格雷尔无奈地笑了下,向外走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