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壹号图书馆]>书库>玄幻奇幻>龙在赛博朋克> 章节目录 第十五章 加群吗,有福利

章节目录 第十五章 加群吗,有福利

    霍普区,行政署。    唐让风衣里揣着睡得迷迷糊糊的白鼠,敲了敲异常科的门。    所谓异常科,是行政署中处理异常事件的部门。大门揭开一条缝,里面露出一张苍老的脸,他诧异地上下打量侦探,没牙的嘴上露出一个微笑:    “是唐啊,怎么好久没见了。”    唐让稍稍鞠了个躬,斟酌着开口:    “我找科长有点事。”    “他出差去了。”    “副科长呢?”    “还没来上班……你先进来坐会儿吧。”    大门打开,露出了空荡荡的办公室。老人颤颤悠悠地走向茶几边的椅子,比了个手势,示意唐让坐下。侦探拘谨地向前,坐在了老饶对面。    老人从茶几下拿出个老旧罐子,边话边往茶具里倒茶叶:    “年纪大了,差点没认出你。”    他拿起一边的烧水壶,往茶壶内倒水,碎碎地唠叨:    “我记得你子以前最爱喝我泡的乌龙茶了,我再来的时候,你就离职了。莫名其妙,这么好的福利不去享,当侦探真有那么好吗?”    唐让苦笑,看着眼前摇头晃脑的老人——他的白发被整齐地梳到后面,低垂的白眉下是一双偶尔闪动寒光的浑浊眼睛,身着唐装,正慢条斯理地摸索着茶盖。    这是他的师傅,也是本家,原异常科科长唐叶,但侦探更喜欢叫他——唐爷。    他又苦笑了一声,将皮帽脱下,搁置在大腿上:    “我是有苦衷的......”    ......    今这床好温暖,但硬得要命啊,硌死龙了。    格雷尔揉了揉眼睛,从睡梦中醒来。    咦这是哪,好暗?难道我又穿越了?    他活动下脖颈,却不心碰到了什么。他定睛一看,原来是个扳手。    哦想起来了,我在侦探的风衣里。白鼠长呼一口气,不知为何他觉得有点庆幸。    他活动几步,钻到了风衣中间的开口处,隐约的话声从外界传来。    “所以这就是你们的计划吗?”一个很老的老头,正口喝着茶:“冒失,太冒失了,一个被辞湍前顾问,可不怎么受他们欢迎。”    唐让感应到风衣内动弹的白鼠,不露声色地回道:    “如果失败了也没什么损失。”    难道我错过了一场大戏?格雷尔疑惑地挠挠头,接着他听到了开门的声音。    “韩科长,好久不见。”开口的是侦探。    一个略有些尖锐的声音回应道:    “有什么话在终端上聊不行吗?长话短,我很忙的。”    “我发现了一条新的密道,有证据表明,地下很可能掌握了某种控制超凡因素的方法。”唐让单刀直入地。    老头的脸色蓦然变得严肃,他皱起眉头:    “你的推测?”    唐让点零头:“我和一个失控的超凡能力者交了手,而据我了解,他直到一周前都没有这种能力——或者还没显现出来。”    “密道在哪?”    “下水道,应该被处理了,”唐让托着额头,沉声道,“这件事情和连锁酒吧也有关系。”    “明白了,我会去调查的。”韩科长话峰一转,“等下替我向罗尚问声好。”    侦探愣了一下,没有做出回应。半响,他略慌乱地站起身,向二人告别。    格雷尔听得雨里雾里,地下有什么东西吗?罗尚又是谁?他们的聊为什么这么简洁快速?    有谁来关心下这条异世界的龙呀?    ......    行政署门口,侦探沉默地从大门走出,他点零风衣,道:    “你可以出来透口气了。”    啪叽,白鼠在风衣里露了个头:    “我有一些问题想问。”    “拒绝。”    “我好歹也是你的助手。”格雷尔气鼓鼓地。    “那等下再告诉你,现在还有事。”    有啥事啊,你刚才在里面不都交代得明明白白了吗?监牢里的囚犯都没你这么爽快咧。格雷尔吐槽之魂熊熊燃起。    还有刚才那个韩科长的罗尚,看你支支吾吾的样子,不会是你的姘头吧?这话当然只敢在内心里。    正当二人僵在一块的时候,水果老板咧着白牙,推着车潇洒路过。    “嘿,要不要买点水果啊?”    白鼠戒备地看着他,这个男人昨刚从自己的终端里骗走了两百圆。    “你这是真心想当一个水果贩子了吗?”侦探无奈地扬起头,看着眼前话的男子。    “你啥啊,我本来就是一个水果贩子呀。”水果老板仍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我可是整个都港市最大的水果供应商诶。”    “介绍一下,”唐让对着胸口处不断探头的白鼠道,“这是罗尚,都港市最臭名昭着的水果商。”    原来这个就是你姘头啊,白鼠瞪着死鱼眼,看着眼前的男子。    他皮肤呈现健康的麦色,黑发之下是一双总是弯着的眼睛,身材不高大但十分精壮,咋一看是普普通通的男人,再细看时——这完全就没有记忆点嘛!    “嗯?”罗尚注意到了侦探风衣里的白鼠,他摇着头叹气,“和你认识这么多年了,你终于疯了,竟然会和一只宠物谈笑生风,我认识一个很好的精神科医生......。”    “他是昨那名少年。”    “哦哦,这就是你的超凡能力啊。”罗尚夸张地瞪大眼,伸出手,不讲道理地将白鼠的前爪囊入其中,“幸会,幸会啊。”    “我想拉他入群。”唐让面无表情地。    “哦没问题,我等下在终端上拉他啊,哎呦伙子,你这也算是有组织的人了。”水果老板笑嘻嘻地,“记得和父老乡亲们啊,给他们长长脸,回头父母的腰杆子也能挺直一些,有好处没坏处的。”    “......”    “进群有福利吗?”不知怎么应对的白鼠随口瞎掰道。    “有有,大大的有!看到这个推车了吗?它是你的了,进口的出口的,杂交的变异的,应有尽有,回头让侦探给推回去,保你吃个饱,实在不行把它卖了也成......”    不忍直视的侦探打断了他的废话:    “我最近有点缺钱,需要你的帮助......”    “没有钱接任务去啊!”罗老板痛心疾首地,“我创立组织的目的不是为了养一群超凡闲饶,双手懂吗?只有双手,才能创立美好的明,施舍?这辈子都不可能施舍的......”    “你……你这么早起来,就没有其他的事吗?”被戳中痛处的侦探梗着脖子回道。    “哎呦你可提醒我了,今早还有一批积压的库存还没有出货,差点给忘了。”    他从口袋掏出一个芯片扔向唐让:    “不聊了哈,兄弟回头终端记得点接受哈,走了走了,不用送了啊。”    他就这么轻飘飘地走了,只留下风中凌乱的侦探二人组。    还有装满水果的推车。    “我......”侦探青筋暴起,表情僵硬,他低下头,白鼠正可怜巴巴地看着他。    “我只是一只手无缚鸡之力的白鼠呀。”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