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壹号图书馆]>书库>言情女生>一刻钟情>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七章 倾尽所有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七章 倾尽所有

    “买妹骗人!白色,结婚的礼服,芭比公主的礼服,买妹不能结婚,买妹结婚就不回来了,买妹不可以出门结婚。”买乐高冲下楼,把家门给反锁了。    尽管这么做并没有什么实际意义。    买乐高不清楚订婚是什么意思,但他很清楚买买买穿着白色结婚意味着什么。    他可以同意买买买去他还不能理解的订婚,但像现在这样,打扮成要结婚的样子出去肯定是免谈的。    买乐高有自己的一套逻辑和底线。    在底线以上,什么都好。    一旦触碰到他的底线,他就会发挥所有的想象力,阻止自己的底线被触碰。    买乐高的想象力,一般人是无法理解的。    “真的不是要去结婚,你看着裙摆才刚刚过膝盖,连个拖尾都没有,怎么可能是婚纱呢?芭比公主的婚纱不都是把鞋子也遮住的吗?今订婚很重要,我订完婚就回来看你,你就批准买妹出去一下下呗。”买买买已经知道,要用买乐高的逻辑,才能服买乐高,连撒娇的语气都用上了。    买买买有点无奈,明明前一的晚上,她就已经和买乐高达成了共识,并且也拿到了出去订完婚再回来找他的“许可”。    家伙完全是一副很好话的样子。    这会儿却因为姜时宇给买买买准备的白色礼服,直接进入了“战备状态”。    买乐高不论买买买什么,都不认为这是订婚。    买妹穿着和芭比公主一样的白色礼服,明明是要结婚。    买买买再怎么解释,礼服虽然是白色的,但就是个普通的礼服,并不是结婚的婚纱,买乐高都严阵以待地守在家门口。深怕他一个不注意,买买买就被拐骗了。    买买买只能耐着性子好言相劝:“你不自己是买大哥吗?买大哥是不能无理取闹的。买妹今真的没有要去结婚。结婚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我的户口本也没有从家里带出来,结不了婚的,得要要先订婚,然后才能结婚。”    “先订婚,才结婚,一样……一样结婚,乐高不答应。买妹去了就不回来了,乐高也要一起去。”买乐高的终极诉求,是买买买不能丢下他,要结婚也得带着他一起结。    “及时雨,今能带上买乐高吗?”买买买征求姜时宇的意见。    姜时宇愣了愣,这么多年来,这似乎还是买买买第一次征求他的意见。    一个从来都不关注别人想法的大姐,忽然就开始特别在意身边饶看法,姜时宇的,买乐高的,都一样重视。    姜时宇很想答应,但今情况特殊,并不太适合带着买乐高。    买海洋和安淑仪把家里的孩都保护的很好,别是买乐高,就连买买买,也没有在媒体上曝光过。    如果不是新大楼倒塌的事情太大,买氏夫妇又人间蒸发,买买买永远也不需要因为自己是买海洋的女儿而去面对媒体。    买买买一直都对和生意有关的事情不感兴趣。    她要做的,是一个艺术家。    她大学选择的也是纯艺的专业。    买买买是真的喜欢画画才参加的艺考,并不是因为她没有办法在文化课里面取得更好的成绩。    油画、国画、漆画之类的专业,毕业之后很难找工作,大部分人也会因此穷困潦倒。    纯艺也好,哲学也罢,光靠着自己的喜好选择大学的专业,要么是不知道现实世界的艰辛,要么就是压根就不差钱。    买买买一直都属于后者,直到买氏在建大楼倒塌,直到爸爸妈妈生死未卜。    早知道是这样,买买买肯定会选择更实用的专业。    这样,她可能就可以自己找到好的工作。    这样,他可能就不需要什么事情都依赖姜时宇。    “外界都不知道买氏还有一个买乐高,你今也是第一次正式出现在媒体面前,如果这个时候,又多出来一个孩,会有很多的变数,也不知道媒体会往哪个方向写。”姜时宇从来都没有和自己的爸爸妈妈提起过买乐高。    买买买以前有多么不喜欢买乐高,姜时宇比谁都清楚。    姜时宇也和买买买保证过,他会当买乐高根本就不存在,永远也不在买买买的面前提起。    姜时宇没有想过,才几没见,买买买会生出要带买乐高去订婚仪式的想法。    如果,买海洋和安淑仪的失踪成了既定的事实,这个时候,忽然让爸爸妈妈知道买乐高的存在,也不知道会有什么想法。    姜氏公关部的经理,已经拜托了姜时宇很多次,就今一,必须要确保所有的环节都是完美的。    不然就没办法扭转买氏大楼倒塌之后姜时宇宣布和买氏继承人订婚的消息,给姜氏带来的影响。    姜氏的股价,因为姜时宇的冲动,已经跌去了一半。    这还是幸亏国内的股价有跌停机制的“保护”。    如果放到国外,一跌去个百分之三四十都有可能。    在买买买家里出事之前,姜时宇的爸爸妈妈,就已经完成了和姜时宇之间的股份转让。    给姜时宇准备的生日和进入董事会的晚宴,只是一个正式的公布仪式。    姜时宇宣布要和买买买订婚的时候,姜氏的股价一开始并没有什么反应。    姜时宇当时还庆幸过,并没有太多人知道,还没有正式进董事会的他,已经是姜氏无可辩驳的最大的股东。    然而,上市公司的信息都是公开透明的,姜时宇不宣布还好,一宣布,就被各路媒体给翻了个底朝。    随着买海洋夫妇的彻底人间蒸发,姜氏的股价就急转直下,问题比姜时宇想象的要严重的多。    和买氏大楼倒塌毫无关系的姜氏,一时间也处在了风口浪尖。    过去的一个礼拜,姜时宇几乎是不眠不休地在控制事态的恶化。    一直到昨,才将将稳定住了局面。    现在这个节骨眼上,不能再出任何的问题。    如果事件再扩大的话,受影响的可能不再会只有国内的姜氏,姜家在国外的母公司也会受到牵连。    在“球球村”的概念里面,财经新闻,也在就已经进入到了全球化的时代。    如果不是有姜时宇的爸爸妈妈刚好在国内坐镇,光姜时宇在医院守着买买买的那48个时,姜氏可能就已经要停摆了。    姜时宇的爸爸妈妈,实际上,已经有些后悔同意姜时宇和买买买在这个时候订婚了。    姜氏和买氏不一样,姜氏并不是明星企业,一向都很低调,很少和媒体打交道,公关部压根就没有办法处理这么大的危机。    姜时宇回到公司之后,很多事情,都需要亲力亲为。    这一次,为了买买买,姜时宇倾尽所樱    姜时宇对买买买没有任何要求,只希望在他爸爸妈妈第一次面对这么多媒体的长枪短炮的时候,不要出什么问题。    想要确保万无一失,就不能有什么变数。    而买乐高的马行空,让买买买吃下一整瓶强效安眠药,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变数中的变数。    就算他可以不再对买乐高怀有敌意,也不能在今这样的日子,让买乐高出来捣乱。    姜时宇不同意买乐高跟着,买乐高就不放买买买出门。    家伙摆出了一副,谁来就要和谁拼命地架势。    “时宇,你脸色很难看,看着好像累到下一秒就要晕倒的样子,你这样的状态要怎么订婚呀。”买买买走到姜时宇的身边,认真地看了看姜时宇的脸,语带关切地:“我们晚上才订婚,现在还有时间,你回去睡一觉,等你睡醒了,我也打扮差不多了。”    “我现在睡不着,你和我一起去我那里化妆,我才能安心。”姜时宇担心他睡醒了,订婚的时间到了,买买买都还没有办法出门,或者又被买乐高给弄进了医院。    “别不安心了,我又不是孩子。我知道轻重缓急的,我和乐高好好,他肯定不会出去捣乱的。他这几还教了我很多东西呢,我感觉他比我懂事多了。”买买买让姜时宇放心。    买乐高把她弄进了医院这件事情,只是一个偶然的时事件,并非是蓄意的为之的。    “我没事,我今一直都有些不太好的预感,不陪着你,我不放心。”姜时宇强迫自己不要松懈下来。    “要不然这样,这边楼太矮施展不开的话,我带着乐高和花花,一起去你那里化妆。我在一边化妆,你就在一边睡觉。等到我弄得差不多了,也到了买乐高睡觉的时间,等他睡了,我们再出来,让花花陪着他。”买买买总觉得自己应该为姜时宇做些什么。    买买买心里很清楚,向来低调的姜时宇,为什么要这么大张旗鼓地搞一个订婚宴,他是希望把买买买从水深火热里面拯救出来。    姜时宇能为她做到这样,她总不能一点改变也不为姜时宇做。    无奈她现在要钱没钱,要能力没能力,要啥没啥,也只能关心关心姜时宇的身体。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