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壹号图书馆]>书库>科幻灵异>末世重生之一家亲>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五十五章 番外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五十五章 番外

    “臭丫头,你快给我停下来!”一声暴喝响彻基地上空,所有人都习以为常的朝那个方向看去。    果然,就见明艳张扬的年轻女子,追着一个俏皮可爱的女孩。两人一个追一个赶,气氛倒是极其融洽。    “李笑笑,你听到了没有?我让你停下来!”被称作李笑笑的女孩,非但没有停下来,反而越来越快,将自己体能发挥极限。她又不傻,要真被妈妈抓住,估计未来半个月,她就别想吃一口肉了。她现在还是要尽快找到姥姥姥爷,这样妈妈就不敢动手打屁屁了。    她的目的年轻女子很清楚,嘴角不自觉的勾起个笑,这丫头一点不像她时候。    当她来到那葡萄藤下,看到父母安坐在躺椅上,丫头围着两个老人叽叽喳喳的是什么,她的心突然平静了。    外面的纷杂争斗,都无法影响到生活在这座大山里的他们。这座大山就像一座宝库,让他们总是意外而惊喜,她再次在心里感谢那个有预知能力的先贤,如若不是他,他们怎么能拥有这方乐土。    “你又发呆了!”一道磁性好听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回头去看,男子俊秀的脸上满满带着宠溺。    女子也就是大喜,笑靥如花,“你不是跟平安他们一起去忙活什么新型装备了吗?”    男子也就是李赟,宠溺的捏了捏她的鼻子,惹来大喜不满的瞪了他一眼。这人是越来越没脸没皮了。    李赟也看到不远处的女儿,见她无忧无虑在爸妈身边彩衣娱亲,惊觉发现,女儿已经5岁了。于是看向大喜的肚子,做思考状,他们是不是也要加把劲,再多生一个宝宝。    他的目光炙热而直接,大喜刷的一下脸就红了,她没想到原本那么冷淡的一个人,怎么结婚后变得这样热情?    不过,她也希望能多生几个孩子。每次看到豆芽豆腐抱着的双胞胎,她就忍不住羡慕,那么粉嫩粉嫩的团子,让她真的眼馋不已,只可惜,自家的魔女如今已经长了翅膀,随时都想要飞出笼子,看看外面广阔的地。    微不可察的叹了声气,“外面争斗,应该停止了吧?”    李赟拂过她鬓角的碎发,眼神中温柔一片,可想到外面那些无所谓的纷争,就不自觉的轻蹙了眉头。    “不用理会他们!他们不敢过来惹我们!”这话得肆意张扬,没错,不敢!别看他们只有一座山头,可他们这里所蕴含的能量,却不是外面的那些鼠辈能肖想的。    那一战后,他们回到基地,开始用心经营。从李博士保护光屏得来的感想,二伯和健伯两人经过一个月的研究,终于发现怎样制作那种光屏罩。从那起,他们整个青翠山就被光屏笼罩着。那些想要偷袭他们的人,都被他们教训回去。还有一些不甘心的,死守大山外面,想要等着他们坐吃山空,只是外面的争夺地盘,他们不得不放弃!    而原本平和的世界,重新开始新一轮的洗牌。丧尸虽然消灭,可是世界已大不相同。人类虽然出现异能者,可世界是公平的,植物动物也都纷纷出现了异能变异,让这个世界充满了未知的危险。    一部分人类不想再为所谓的权力争斗,只想安稳度日,就在翠青山周边的土地上建立了自己的基地避世而活。这么十年下来,他们与青翠山相互照应,倒也其乐融融。    “听,欢那丫头又把山里的变异兽统一集合起来了?”    一想到自己那个不省心的妹妹,大喜就更是一个头两个大。    已经快要成年的欢,还是孩子性子,可能是因为异能的缘故,对于动物有着生的亲和力,这青山上的动物们对她全都是俯首称臣。    只是,这跳脱的性子,让大家头疼不已。    “行啦,快别皱眉了,欢的事还是交给平安操心吧!”李赟轻轻将她搂在怀中,想到那对冤家,只觉得看戏不嫌事儿大。    对此大喜倒是喜闻乐见,平安为人稳重,虽没有异能,可却是难得的领导人才,基地如今能够如此安然,他功不可没。只是,他一直在等欢长大。让不少周边不少女孩大失所望。而自家妹妹,又是一团孩子气,真真是急死人了。    山林间,娇俏的女孩,身姿灵活的穿梭在树林之中,她身旁还跟着一只白色的狐狸,每当他停驻在树干之上,狐狸就吱吱吱的不停叫着,惹得女孩银铃般的笑声响彻林间。    而在树下,两只老虎大的猫咪仰头看着女孩,时不时的也应和着白狐狸的吱吱声。    被烦头痛的欢只能用手做了停止动作,无奈的道:“你们怎么全都被他给收买了?”    目光扫过伙伴,眼里还带着几分委屈,惹得这三只都低垂着头,一副心虚模样。真不是他们被那男人收买,实在是自己的主人太过顽皮,再让她这样闹下去,整个翠青山的变异动物、普通动物都得遭殃。    为了大家能安生的活在这翠青山上,他们有义务帮助那人,让主人快快回去。    欢也知道自己今有些过分,不自在的摸摸鼻子,叹了声气:“好啦,好啦,我这就跟你们回去了,别一个个垂头耷脑的,一副我虐待了你们的模样!”    转身离去,找那人算账!    欢撅着嘴,一脸的愤慨的对着某人:“你到底给他们吃了什么迷魂汤?让他们一个个都向着你?”    办公桌后的男人只是抬起头,目光中带着无限宠溺,同他对外人是那冷静自持的模样完全不同。松了松脖间的纽扣,舒了口气,按了按太阳穴,整个人看起来既放松又颓废,只把欢看得两眼直瞪。    她哪里见过这人这样?在她面前,他一直都是温和的,充满着朝气与力量,让人觉得安心。    不免担忧的向前几步:“你没事吧?”    平安并没有作答,只是让自己更加放松的靠在椅背里。    这下欢担忧了,这人可从来没有不搭理过她。绕过桌子,来到那人跟前,担心的摸了摸他的额头,见体温正常。    可下一秒,自己却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不可置信的瞪大双眼,却在下一刻品尝到一股清冽的薄荷香味。    随后,男韧沉嘶哑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你还要躲到什么时候?”    这下想要装糊涂的欢也只能正视这男人。    “我…”    “我不是那人!我能做到和李赟一样,守护你,只对你一人专心!”    谁也不知,欢很早就有记忆,曾经顾明宇的过往,对她的伤害比大喜更多,也让她更惧怕婚姻。    可如果是眼前之人,试试又何妨?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