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壹号图书馆]>书库>轻小说の>阎王是食神> 章节目录 第五百一十七章 太子必须死

章节目录 第五百一十七章 太子必须死

    太子青梅有些沮丧的神态,虽不太明白她在想什么,却想着及时献殷勤,道:“表妹,你不随便相信那个燕赤霞,他就是一个底层的无赖,无意中得到了一些机缘。我知道他在来这里的路上,咱们已经做好准备,龟长老会让他知道,来到这个人世的痛苦。”    青梅猛地一顿,马上就镇定下来,她直勾勾地盯着太子,开口道:“我听,王司林教会了你一种术法,叫采阴补阳。你为了保护青春,祸害了不少花一样年纪的女孩之性命,是吗?”    太子身躯一震,KAO,王司林连如此隐秘的事情,都透露出去了,这可不太好解释。    他深吸一口气,挺直胸膛,道:“表妹,表哥实话实吧。人类,不过是我们要征服的奴隶,他们能够为了我的青春,而作出贡献,是他们的荣幸。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既然已经是炮灰的命,那便只能被踩在脚底下践踏。我不认为这有什么不对!”    青梅顿时暴起,一巴掌呼地就飞了过去,啪的一声,一道身影被打得向右侧飞了出去。    他的大手一挥,一股强大劲道扑面而来。我不闪不躲,双手挥剑,向那股劲道劈去,一种衣服撕裂的声音在空气中响起,持续了一会儿后消失。随着那种声音消失的还有我两侧手臂的衣服。我的虎口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我低头看见手掌处有血如蚯蚓一般向下爬去,然后断开,一点一滴地落到地上。    何文广嘿嘿冷笑,:年轻人果然有勇气有魄力,敢硬生生接下我的一剑,很好,要不要再来接一次?    我:可以的话,还是算了,毕竟是玩命的事情。    他:那不行,我现在脱光了衣服,你以为我很好受啊,今有点冷了,要是不杀了你,我就享受不了某种快乐,我岂不是白冷了?这一回我用上七成的功力,你看着办吧。    他一运功,右手五个指尖都冒着微弱的蓝光。我凝神戒备,随时根据他的攻击方向躲避,我不可能接得下他的这一次攻击。可是他停住了。因为马蹄声又响起,这一回是两匹马冲了过来,两个人双双跃下马。    其中一个人蹦跳着冲到我面前规矩地站定,低下头:哥!    我喘着气看他,身穿紧身的战士服,头上却戴着一顶文官的帽子,帽子下是一张孩子的面孔,真稚气。    我:你是我弟弟?    他:哥,你怎么了,我当然是你弟弟。    突然他拉起我的手,紧张地:哥,你受伤了?你的手在流血。伍叔,快找东西给我哥包扎伤口,疼死了。    弟弟正在包扎我的手,我从弟弟的肩膀看过去,何文广看我们的眼神非常怪异,手指处的蓝光却没有丝毫的减退。    我:弟弟,同你商量一件事情。你快离开这里,行吗?    弟弟:为什么?我有好几个月没见哥了,一会儿咱们去打猎吧。我今到白云山来打兔子。听这里的兔子特别蠢,远远看到一只兔子,就射去一箭,打歪一点没关系,它自己会用身体去撞你的箭,然后被你的箭穿透。    我惊讶地:有这种兔子吗?    弟弟:不知道,我听的,因为我刚刚上山。伍叔告诉我,他好像看到哥了,我让他来确认一下,他回去真的是哥在这里,我就来了,还没去打呢。    我:你还是自己去打吧,我现在同人决斗呢。    弟弟:哥,你是不是打不过那老头子?你衣衫不整,手掌还伤了。咦,他精神有问题吧?是一个暴露狂哦。    我:你现在才注意他呀?你别看他精神有问题,又很老了,他武功是高深莫测的。你看到我身后的那人没有?就是被他远远的用无形剑气拦腰切断的。    弟弟往我身后看,看到那个分成两截的樵夫,他:哥,那个樵夫真的是不穿衣服的家伙杀的?    我:嗯。    弟弟:好啊,在我的地盘上公然杀害平民。朝廷律令,杀人者死,这是杀人犯啊。    我:你的地盘?    弟弟:是啊,哥,我现在是官了,多大的官不知道。不过,杀人放火的事情应该就是我管的,我不能坐视不理。    我:不要胡来,他武功很高的,你不是他的对手。    弟弟:武功再高也不怕他,他犯了王法就应该受到王法的制裁,武功再高还能高得过王法去?他已经犯王法了,可能他还不知道,知道了就会束手就擒的,等我提醒他。    他转身对何文广:喂,我哥你杀了树林里的樵夫,属实吗?还有,你赤身裸体成何体统,身体又那么难看,这是破坏风景的行为,你这人一点公德心都没有,这是不行的。    何文广一声不吭地看着我弟弟,眼神甚是不解和恼怒。    弟弟:你杀人就是犯了王法,快快束手就擒,我会向朝廷求情,让你死得轻松一点。否则,给你一个凌迟处死,割上千儿八百刀。被刀割是很痛的,我以前割伤手指时都痛得哭了。    何文广轻轻一弹中指,一道剑气直刺向弟弟的胸膛。我大叫一声不好,挥剑抢上一步,挡在弟弟的面前,拼尽全力挡住这一道剑气。挡住后觉得胸口憋闷,弟弟上前扶我,被我推开。我一下子跪倒在地上。    何文广嘲笑:怎么,这样就不行了?原来你的武功这样不堪一击,高估你了。我脱光衣服这么久了,只是为杀你,要是感染风寒就得不偿失了。那个傻冒一样的孩子是你弟弟吧?正好,我决定把你们全杀了,那样就算感染风寒也值了。    我专心运气,调理自己波荡起伏的内息。    这时,弟弟一下子站在我前面,:我讨厌别人乱杀人,更讨厌别人看不起我哥,伍叔。    伍叔应一声,手里掏出一张蓝旗一招,树林里突然呐喊一声,冲出来几百名官兵,将这块空地包围起来。其中不乏张弓搭箭的弓箭手,箭头都指向下第一剑何文广。    弟弟:君子先礼后兵,再给你一次机会,快快束手就擒,否则射你成刺猬。    何文广仰大笑,:你这乳臭未干的子,不跑到你娘怀里找奶喝,跑到这里来送死,真不懂事。你以为就凭这些个弓箭就能杀下第一剑吗?笑话,这些人再来一千个,我也当他们萝卜一样牵孩子,见过切萝卜没有?刀一挥就断了。    弟弟肩头微微颤抖,突然厉声地嚷道:我最讨厌别人看不起我,你这不穿衣服的怪物,我要杀死你!    我连忙喊道:弟弟,快跑到我身后。    弟弟回过头来,我意外地发现弟弟的双眼闪烁着强烈的电光,一时愣住。    弟弟:哥,我要杀死他。    弟弟仰头看,然后伸手在空气中像是抓住了什么东西,顺手向何文广抛去。怪事就在那一刻发生了。随着弟弟的手势,何文广的头顶上方凭空出现一道闪电,强烈的光线迫使我闭上眼睛,只能听到一些咝咝咝的声音,接着一声霹雳,霹雳声里还有饶惨剑    我睁开眼睛看到一个一丝不挂的人站在何文广站的位置,全身焦黑,头发上指。一只手保持着向前劈下的姿势,眼神充满不解,一丝一缕的烟从他身体的什么地方渗出来,向上飘散,空气中还能闻到烧焦的肉的味道。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