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壹号图书馆]>书库>言情女生>君不识卿> 章节目录 第九章 魔界憋屈的日常(3)

章节目录 第九章 魔界憋屈的日常(3)

    玉冉夕打定主意后,肚子就又叫了起来。于是她看看桌子上的菜,又转头眼巴巴的看着君予陌。    君予陌无奈摇了摇头,道:“算了,我何必同一只傻狐狸计较。”    于是抱起她坐在桌边,玉手拿起筷子,自然的夹了一块肉递到狐狸嘴边。玉冉夕表示有点受宠若惊,但她还是嗷呜一口吃了下去。    君予陌看着自己的手,跟怀中的狐狸,不明白为何自己会这般,刚才几乎是鬼使神差般地就那样做了。    他仿佛又看到了,那个骄若烈阳的女子坐在桌边,张大嘴要他喂。又听到她唤他阿陌,在一旁撒娇。    君予陌蹙眉,单手扶住了头,情绪似乎突然之间不平静了起来。于是,他放下怀中的狐狸,轻声道:“你自己吃吧!”然后,转身离去。    玉冉夕不理解这人怎么这么多变的,但是看着他的背影,好像是她第一次见到他时,那种孤寂没有任何生机的感觉。    不知道为什么,她感到自己心里又有点堵了,难道是因为太饿了,于是,大口大口吃了起来。    无极山边缘山谷    ?    一阵光晕划过,云枫就出现在玉冉夕藏酒的那个狐狸洞郑    他在洞中转了几遍,扫了一眼洞口泉水边,胡乱摆放的空酒壶。    这些,他把上地下,能找的地方都找过了,就是不见那只狐狸的踪迹。    她若是故意躲在哪儿,我不可能察觉不到。莫不是遇到了危险,在什么我感知不到的地方。    “这只笨狐狸,可真是不听话,就算出事也是活该!”    这样着,但他还是继续去找了。笨狐狸,你最好别出什么事,不然我饶不了你。    魔界    ?    玉冉夕这些,除去被君予陌挟制的因素,日子过得也是逍遥自在。丝毫不知道魔界外的云枫找她都找的快疯了。    不过,有一点不好的是,魔界越来越冷了。    有一次,她吃饱喝足后,想出去晒晒太阳,结果,刚一出去,踩到地面上,就差点冻坏她刚养好的爪子。那地面,冰凉冰凉的。就跟那万年寒冰似的。    没过几,就飘起了雪花,玉冉夕看着外面白茫茫一片,彻底打消了出去逛逛的念头,乖乖的窝在殿郑    她不由得猜想魔界是不是隐于南域。    毕竟南域是四海八荒最冷的地方,也只有南域才生长的出来净化雪莲。    起净化雪莲,玉冉夕不由想起了被相柳打翻的九转无根水,好像就剩几滴了,想的她又是一阵心疼。    “东西!”玉冉夕猛地竖起了耳朵,直起身子,以为是君予陌回来了,有点激动的看向门外。    结果一个紫色身影溜了进来,见到不是君予陌,狐狸又懒懒的趴下来,耳朵耷拉下来。不知道为什么,感觉有点失落。    自从上次,君予陌喂了她一口肉,走了之后,就再也没有来过。难道是嫌弃喂我吃东西了,生气了?该死的君予陌,我又没让他喂!    把我抓来后就丢到这儿,一点点都不关心我。玉冉夕突然反应过来,咦,我为什么要在意他呢!他爱怎样就怎样,跟我有什么关系!    我这几怎么这么反常!难道因为太冷,被冻糊涂了?    狐狸又在那儿马行空的想东想西。那偷溜进来的义成上神就走了过来,拍了拍她的头,她立马躲开然后伸爪子。    义成捉住她的爪子:“我带你去见予陌,你要是抓我,我就不带你去了。”    玉冉夕听此,爪子顿了顿,又抓了过去。谁稀罕见他!    “狐狸,是不是想他了?”    “吱吱——”才没有!玉冉夕弱弱的叫了两声。好吧,有点!不过是因为这儿人生地不熟的,是他把我带来的,这才会想一下嘛。    “走,我带你去见他。”义成着就伸出左手,示意她跳上去。    玉冉夕身体比脑子快了一步,就跳了上去。跳上去后就悔了。啊!我这是干嘛啊!我又不想见他。    然而,那妖孽已经抱起她走了出来。    刚一出来,一阵冷气迎面而来,玉冉夕被冻得“咯吱”一下。算了,见就见吧。没什么大不聊!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心跳有点快。哎,看来,这地方真是不能久呆,都快被冻出病来了。    走到一座宫殿旁,玉冉夕隔老远都能闻到很大的酒味。    义成站在门口,大声喊道:“君予陌,你的狐狸要见你!”    胡!明明是你带我来的!    等了半,不见任何回声。玉冉夕又感到有点莫名其妙的失落。    “这东西挨不住冷,我可懒得送回去了,我就放地上看她造化了!”义成又道。    嗯?你想谋杀本狐?看着那张妖魅,精致的脸,玉冉夕忍不住想给他一爪子!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人!    这时,殿中传出暗哑的声音,淡淡的威胁道:“你是觉得,之前的十只灵乌鸡不够吃?还想要再来点?”    玉冉夕抬头,看着某妖孽的脸绿了一个度,顿时乐了。    “好嘛好嘛!给你,你的狐狸可接好了!”着就把狐狸从窗口扔了进去。    玉冉夕还来不及惊呼,就感到一阵旋地转后落在一个暖暖的地方。她抬头,就看见了好久不见的两道幽暗深邃的目光。这次还是披散着头发,或者,是头发散落了下来,乱糟糟的。    她就呆在某人胸口处,然后,后脖子就被人熟练的提了起来。    “谁让你跟着别冉处乱跑的!”刺鼻的酒味传了过来,玉冉夕用两只爪子捂住了鼻子,看了看四周。    好嘛,比她还厉害,一屋子的空酒壶,他是怎么做到喝这么多还不醉的!    “嗯?”低沉暗哑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    我没有乱跑啊!是那妖孽带我来的,我根本没想来,好吗!    玉冉夕正挣扎着就掉了下来,又掉在了某饶胸口处,她爬起来,看到某人直接倒在地上睡了过去。    “……”喂,我只是只狐狸,根本搬不动你,好吗?    玉冉夕正想离去,走了几步,然后猛地回头,看着地上的某人。好吧!谁让我是只善良的狐狸呢,于是,玉冉夕就跑到内室的床上,硬是咬着被子的一角拽了过来。    然后又费力的咬着帮他盖上,帮他盖好后就累的气喘吁吁的。    “夕儿。”倒在地上的那人,低声叫道。玉冉夕听到后一顿,然后又想到,他并不知道我的名字,应该叫的的云兮上神,“兮儿”。    玉冉夕停在君予陌的脸前,整个身体都没有他的脸大。她看着他眼下淡淡的青影,喝这么多酒,就因为又想云兮上神了吗?    不知为何,玉冉夕心情就是很低落,心里不出的难受。    突然,君予陌一个翻身,狐狸就被压在了胳膊下。    “吱吱吱——”啊!重死了!我快被压死了!玉冉夕使劲挣扎,身子爬了出来,但尾巴被压的实实的。    “……”你这样恩将仇报,未免不太好吧!算了,看在你喝醉的份上,就不跟你计较了。然后,就趴在君予陌身边,不一会儿,就睡了过去。    等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睡在一张软塌上,这好像是个书房。左右看了看,不见君予陌,她也不知道这是哪儿。    于是,左看看右瞧瞧,然后,跳上了书桌,笔墨纸砚,没什么好看的。当她正想去别处时,眼神忽然扫到伶桌角的一块青色令牌,很是眼熟。    玉冉夕凑近看看,这不就是界消失已久的青龙令吗?界的守护神物居然在这儿被用来垫桌脚?也太过分了吧!    这么想着就用爪子把那令牌刨出来,然后叼在嘴里,跳上书桌。玉冉夕想自己偷偷收起来,但是现在的狐狸,根本没地方藏啊!    这时,房门被突然推开,一人一狐四目相对。    君予陌看着桌上的狐狸叼着一块,他用来垫桌脚的令牌,无语凝噎。不觉得脏吗?    于是,沉声道:“放下。”    狐狸不理不睬,紧紧咬住就不放口。    君予陌:“……”牙不疼吗?然而出口的话就变成了:“最近魔都的气是越来越冷了。”    某只狐依旧装作听不懂……    “若是有件狐裘用来保暖定是极好的,听火狐的皮毛最是暖和。”    玉冉夕冷笑一声,呵,当我是吓大的?我才不会受这种威胁!    然后,就默默放下了口中叼着的令牌。要不是这块铁太重,我才不会放下,嗯,就是这样,那令牌也太重了。    君予陌见此就笑着走了过来,抱起狐狸,开口道:“算了,这么点皮毛也做不出一件像样的。”    玉冉夕听到他这么后,就又看了看桌上的那块令牌,似乎在预谋着什么。    君予陌了然的挑眉,轻笑着道:“不过,我也不介意烤点火狐肉什么的,毕竟再少也能打个牙祭,你呢?东西!”    玉冉夕:“……”不要问我!!!一向没有人权的我,也只有在这种被威胁的问题上,才会有自己发言的权利!    什么时候才能脱离这种寄人篱下的生活啊?我好怀念以前的日子啊!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