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壹号图书馆]>书库>历史军事>相爷家的悍妻> 章节目录 第194章 婆媳初见

章节目录 第194章 婆媳初见

    颜相看着灵溪这副很典型的病秧子样,嘴角微勾了起来,笑容很浅淡,却被自己的母亲给看见了,颜母心里诧异了一番,转头认真的打量起了灵溪。    这女子上身是一袭绣刻丝瑞草云雁广袖双丝绫鸾衣搭,下身穿着银白素缎冷蓝镶滚白绫棉裙,腰间的丝绸将她的腰勾勒了出来,很细,很软,看着盈盈一握。    那双眉眼如画,因为身子虚弱的原因,有着江南姑娘的柔美和温柔,那张貌美的容颜在京城可堪比那第一美人,气韵甚至比云姬更上一筹。    看着却像个病秧子。    颜母担忧的看了看自家的儿子,那张向来面无表情寡淡的脸,因为这女子的到来,也明亮有神了几分。    欢儿喜欢这姑娘。    颜母侧头看了看灵溪,灵溪抬头就恰巧碰见一个气度雍容,相貌十分温柔的女人看着她,那双眼睛看着跟温柔,宛如一江春水在里面荡漾。    面相不错,看着是个脾气好的人。    灵溪对她有点好感,款款笑了笑,这一笑,仿佛百花齐放,绝美的脸上那双眼眸灿烂如星辰。    颜母愣了愣,很少有人在她面前笑的这么好看,这么纯粹,那双眼睛看着像宝石镶嵌过了一样。    很美。    颜母嘴唇一杨,朝着她点零头。    颜相看着灵溪那女人跟自家母亲如此互动,眼眸中都带着笑。    “颜相,现在可以出发了嘛?”灵溪偏头看着那一身白衣之人,笑道。    颜相浅笑了一声:“可以。”    “……”众人。    他们刚开始可没见这子对家里长辈笑过!    颜欢从到大都不言苟笑,年长一些的老人是看着他长大的,却从来没有看见他笑过,即使是对着自己的母亲,他也从未笑过。    这一笑,更是让在场的人浑身打了个哆嗦。    朝堂上的颜相,气场强大,让人不敢靠近,那张面无表情的脸虽然倾国倾城,却让人不敢多窥视几分。    “母亲,孩儿先告退了。”颜相对着刚才跟灵溪微笑的女子行了一礼,放场把灵溪给劈到了原地。    他、他母亲???    那就是她未来的婆婆了?    等颜相把人推出了很远,灵溪还在懵逼郑    “怎么,看见我母亲就傻了?”颜相推着轮椅行到了马车前,低低的笑了起来。    他扶着把手,弯腰把灵溪从轮椅上抱了起来,回过神的灵溪一把用手抵住他,正准备站起来,被颜相一只手给按了回去:“忘了自己现在是个病秧子了?”    “别动,有人在监视着我们。”男饶声音低沉,带着些暗哑,让人觉的充满了磁性。    这跟以往他清冷的声音有些不同。    像个神仙开始食人间烟火味了。    颜相这一后来,灵溪双手直接改为圈着他的脖子,身子懒懒散散的向后躺去,目光带着些散漫。    颜相身子微顿,低头看着自己脖子上的手,又看了看闭着眼睛气若游丝般装死的女人,忍不住抿唇笑了起来。    他双手揽着灵溪的腰,往怀里一带直接把人给抱了起来,动作很快的就把人给抱上了车。    暗处的几人面面相觑的看了几眼,其中一人打了个手势,几人慢慢的退了下去。    “回去禀告王爷,一切正常。”    “是!”    “退!”    元宝脸红耳赤的微闭着眼睛去脱轮椅,把轮椅放在了上面,这才坐了上去,有些别扭的朝着里面心的问道:“爷,我们现在去灵府还是去相府?”    “去灵府!”    里面颜相还没出声,灵溪倒先出了命令,元宝哎了一声,挥着鞭子就往灵府赶去。    他很有眼力,现在相府都是灵溪姐了算,相爷都听她的,就没必要再问了。    车厢内,灵溪还躺在颜相的怀里,颜相低头看着一脸享受的女人,低沉的道:“还不下去?”    灵溪不要脸的回答:“我受伤了,动不了!”    “……”颜相脸微黑。    不想跟这个睁眼瞎话的人讲道理。    他直接挥手扫人,灵溪一个翻转从颜欢的腿上跑了下去。    她坐稳在马车里,看着颜欢的张脸,啧啧啧啧个不停:“最毒妇男心!!!”    颜欢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开口清冷的道:“本相身上有伤,灵溪,你要点脸嘛?”    “啊呸!”灵溪直接掐了过去:“明知道自己有伤,还到处乱跑,我看你是嫌命太长了!”    颜相听闻,眉眼带笑:“怎么,担心本相?”    灵溪嘴角抽搐了几下,像看神经病一样看着颜欢这臭不要脸的。    “你是想多了吧?”    “灵溪!”颜相微眯起了眼眸,看得灵溪立马怂了起来,她先举手投降:“行,行,本姐错了,不该用看傻子的眼神看颜相您。”    颜相微沉着脸,道:“给本相好好话!”    “……”得嘞,姑奶奶惹不起的人!    “是元宝叫本姐来的,他那张嘴,巴啦啦的个不停,本姐要不来解救你,估计,他能念叨到明年去!”灵溪有些嫌弃的道。    颜相那张脸顿时黑了下去。    元宝在外面听见了,立马委屈的开口道:“灵溪姐,你又冤枉属下!明明是你让我带你来的!”    “属下刚巧路过葡萄园,你就把属下叫了过去,这相府里的人可都看着呢!”    “……”灵溪。?????    “元宝,谎话是要打雷劈的!”灵溪咬牙切齿的道。    明明是这丫的让她来的吧?现在就变成她非压着人来了??!    “灵溪姐您是主子,您什么,咱也不敢辩解,您是,那就是吧。”元宝委屈的开口道。    “元宝,你这么厚脸皮,两面派,是怎么活到现在的?”灵溪嗤笑。    怎么就没个人来弄死他呢?    “灵溪姐,我错了,您都是对的。”元宝弱弱的道。    “……”灵溪。    她现在真想把元宝给弄死!    “你看着我干嘛?”灵溪一回头就看见颜欢这黑心肠的一脸幽深的看着他,那眼神让人看了瘆的慌。    “别话,让本相休息一会。”颜相淡淡开口道。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