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壹号图书馆]>书库>武侠仙侠>妖女乱山河> 章节目录 第250章 面纱

章节目录 第250章 面纱

    光阴就如许流逝着,唐曦月中断了赶路,宛若在她完成这项修行以前并没有望继续出发。    从到达这个湖泊的那算起,第四失败,连巩固站在水面上都做不到,第五失败,或是和前一一样,但是青娥开始认真思索,第六失败,这次牵强不沉到水底,第七失败,但是她开始知识种种百般不同水平的灵力输出,第八……    直到第十二为止仍然失败,但却略微有点样子牵强站在水面上,只是踩在水面的脚溅起很多水花,完全没有唐曦月站在水面上那般清净文雅。    这段光阴还没学会水面步辇儿,倒是先学会泅水了。    在第十三上午,刚用完早餐的青娥开始新一修行,清晨无风的水面上清静得连一丝荡漾也没有,好像一壁巨大镜面。    控制好灵力输出量的她一脚踩上水面,这次她惊奇发现自己果然奇迹般平稳的站在水面上。    以为自己在做梦的青娥在水面上跑来跑去,直到断定自己不是做梦才向岸边大呼:“先生!你看看!我终于做到了!!我终于能站在水面上了!”    正在誊写中的唐曦月并没有因此而转头,或是专一誊写中的他用空置的左手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向青娥身边扔掷而去。    石头投落于青娥身边三米摆布,沉入湖内的石头在湖面上荡起阵阵荡漾。    当这道荡漾划过她身边时,本来如履平川的水面导致流沙般,整片面再次逐步陷下去。    “咦!?”    全没理解发生什么事,跟着她的践踏动作越发越大,湖面荡漾骚乱越发越激烈,她的下沉速率也越来越快,直到最后完全失败,她索性游回岸边。    回到岸上后,她第一件事即是向他发问:“先生,这真相奈何回事?”    上午才第一回就导致满身湿哒哒的狼狈样子,虽然有新的刻印让水温变暖,但她内心几许或是有些不爽。    誊写中的唐曦月没有仰面,但或是对她的发问做出解答:“原因是灵力的受力面积不匀称,因此才导致云云。”    很短的一句话,但青娥却满脸问号,彰着无法理解他的话。    以为自己解的不敷细致的唐曦月举行更深层次的解:“你覆盖在脚底的灵力只是平面状,而湖面受到力的影响会荡起荡漾,就和你的脚站在凹凸不服的地皮上相同的事理,为了连结自己平衡,人们会下分解令脚步受力点会跟从接触面的受力点的转变而转变,凭据……”    “受力点…面积…平面状…力……”    由于解中参杂入很多近代的专用术语,完全不理解这些职业术语的青娥抱着脑壳,两眼导致螺旋状,嘴里陆续低语着不知用途的术语。    见此,唐曦月的解中断了,自己宛若也清楚问题出在哪里。    真相是土生土长的的古代人,陡然听到不属于这个时代的职业术语就算不理解也是很正常的事。    比较繁难的是专门针对这些职业术语不得不另开讲授,真相接下来的讲授课业几许也涉及到少少近代术语。    停下誊写的持笔右手,将手中书籍收起来,左手食指上燃起一道的琉璃色火苗。    向着青娥的方向轻轻一弹,火苗以瞬息之速袭至她身上,彷佛接触到易燃物似的,琉璃色火苗刹时化为熊熊烈火。    但是被燃烧的青娥出奇没发出惨啼声,刹时少焉后,熊熊燃烧的琉璃色火焰溘然消失,好像过眼云烟般,取而代之是焕然一新的身影,湿透的衣裳从新变得干爽和婉。    关于这种颜色的火焰,她见过唐曦月应用过数次,是一种对净化污秽的分外火焰,因此她很安全接管净化。    唐曦月取出一本填塞近代样式的教科书递给她:“过来,给你从新上课。”    接过他手中的教科书,虽然见过他手中种种近代化书籍,但再次认真调查或是不得不感叹这些有别于这个时代的书籍分外性。    翻开教科书,入眼的是另类的文体笔墨、种种目生的职业术语和完全莫明其妙的公式,只是翻了几页,她便满脸压力的合上教科书,没人疏解只靠自己的话真的没有看下去的希望。    哪怕这本教科书有着能让自己看懂笔墨的分外才气,但也仅限于看懂笔墨,有些东西不是纯真看懂笔墨就能理解。    进入讲授模式的唐曦月用中规中矩语调道:“关系到未来的课业讲授,有些用语你或是必需通晓。”    他可没有望教青娥那些在古代毫无用途的公式,也不认为她有才气可以学会,只有教会她少少根基用语的观点性知识就充足了。    这次讲授疏解持续到晚餐光阴才收场,收起教科书的唐曦月回身开始修建营火和筹办晚餐,完成本日一学习的青娥已经两眼导致旋涡状,整片面背靠在大树旁。    “体积…立方…引力…厘米…千克……”    一副燃烧殆尽的样子,口中还陆续喃喃自语重叠着惟有近代才有的用语,实足被恶性洗脑后的姿势。    对此,唐曦月给出的评价是“领有惊饶赋,但却意外的讨厌学习”,尤其是对道术乐趣意外的知识更是学得最吃力。    鉴于云云,他不得不选定填鸭式讲授,将观点性用语一口吻塞进她脑壳中,如果再加上那些繁杂公式的话,未必大脑早就歇工了。    直到用餐光阴,青娥仍然或是一副隐约样子,看来这种讲授模式对她来或是太刺激零。    只管脑壳处于乱得一团糟的状态中,但猎奇心兴旺的青娥或是向他问出:“先生,这些这么莫明其妙的知识用语真相从哪学来?”    虽然对道术以外不感乐趣的东西不爱学习,可她不是笨伯,从本日接触到的知识中都是旷古未有,但却极为切近现实的观点无法辩驳。    没和她一起用餐,在一旁誊写的唐曦月没有回覆她的问题,由于没有任何用途。    由于他的默然,青娥开始自顾自的猜测:“这些语法皆我没听过,就连书籍造型也一样新鲜,绝对不是中土之物,因此师傅你是蛮夷那儿的学者对吗?”    真相没走出过这片华夏之地,即使是现在的欧美文化,也绝对达不到他目前的知识高度。    关于她那马行空的料想,唐曦月并没有做出任何回应,也没否认什么,完全听任她那脱线的假想力。    见对方或是这种无趣反馈,喃喃自语的青娥热心被打击到了,收场段马行空的话题和不靠谱的料想。    百般无聊下,她一壁用餐一壁向他问道:“先生,可以聊聊你的事吗?”    唐曦月用比以往更加极冷的语调拒绝:“偶而间异想开,那就给我追念本日的知识。”    过去对他而言是禁忌,别聊聊,就算追念一下他也拒绝,但是偶而候面临青娥那谙习的笑颜,大脑中封闭的影象老是会讨厌的私行重合回首。    宛若发觉到语调的不同,她赶快转移话题:“才不要,根基要记的东西已经记住了,看这些死板的东西还不如去看道教典籍。”    这基础即是典范不爱学习的门生回覆,如果是换做过去,唐曦月绝对会补葺她一顿。    但现在的他仅仅是遵循着现有左券,他与她之间的关系仅限于她想要的知识传授,除此以外她爱学不学是她的解放——    抛开这些,青娥兴致冲冲的向他发问:“先生,我的修业进度和别的门徒比起来如何?”    “垫底。”    无需夷由,唐曦月索性道出对她的评价,如果不是由于这个时代还没影吊车尾”这个名词的话,他大约会毫不夷由出吊车尾。    除了由于特异体质而加快灵力修行这点比较出彩以外,和当初的分生手动队列比拟,修业进度真的是没得比。    真相当初练习那群笨伯用的手段过激,单是假死状态都已经有上百回,和她用一样的修业光阴,分生手动队列一年后已经做到无伤干掉A级以下的近代魔导师。    “哄饶吧!?不同真的有这么大吗?”    虽然没有和这个时代的羽士作比较,但从他以往的评价来看,她晓得自己的进步陆续很隽拔。    关于没用途话题,唐曦月不想继续下去:“和他们比较没有任何用途,你只有做好自己该做的就行了。”    正如他所,与他们的比较并没有用途,由于都是一群开关坏掉的凶险分子,如果经历完螺旋魔城那场战斗还没死的话,恐怕现在还在不断变强郑    但青娥真的会不在乎吗?    相反,她最在乎,现在的她并不晓得他的过往,唯一晓得的是在他浩繁门生中自己属于垫底的存在。    青娥握紧拳头,在内心悄悄的下定刻意:‘果然或是起劲不敷!必需要更加起劲才行!!’    她不晓得,其实和这个时代的羽士比拟,她的修炼速率确凿可以用“奇迹”这两个字来描述。    在近代羽士眼中,关于唐曦月这项踩水修炼,乃至以前的课业都可以视为铺张光阴和精力的无用举动,关于这种在战斗中没什么适用的方法,他们不会花光阴去操练,即使要应用,只有把灵力聚于脚下,但是结果并不在他们的思量郑    与羽士的古代修行比较,他订定的修行方法可以是完全另类,并且针关于道术上的灵力输出和运用,关于普通羽士而言当然是越大越好,基础控制上他们只会做到最低限制的得当控制,很少会有羽士像青娥如许举行踩水的极致控制练习。    比较古代的道术修行而言,唐曦月安排的修行确凿是更加刻薄,乃至有许多部份在古代羽士眼中基础即是多余无用,由于古代羽士修行是合营门派独有的秘籍和丹药,但是唐曦月这边一没秘籍二没丹药,像他这种修行方法确凿是旷古未樱    即使云云,他或是坚持这种修行方法,由于他对术式见解的着眼点与他人不同,他追求和请求是极致的极限操控,惟好似许才气更有效控制术式和自己灵力输出。    唐曦月没有那些古代门派秘籍和丹药之类的东西,但并不代表没这些就不可以成为羽士,真相他也没正式接触过这个时代的羽士,因此对羽士理解也很有限,可并不损害他的安排,最低限制在他的理解中能应用道术的即是羽士。    用完晚餐后,唐曦月临时放下书籍和笔,开始简略摒挡并叮咛:“早点苏息,翌日开始正常修校”    看似关心她的话,但现实上是有望这个孩赶快睡觉,他不稀饭与任何人产生太深的交换,而在他眼中青娥的话着实太多了,其中另有很多涉及到自己过往,这一年来乃至还学会借袒铫挥的套他的话。    如果是一年前他大约会乖乖听话即刻去睡,但一年后的她并没有听他的话即刻睡觉,而是坐在一旁看着他,不晓得在等什么似的。    没有理会她,唐曦月只是简略摒挡了一下,便回到本来的位置上继续誊写。    而这时,陆续坐在一旁的青娥来到唐曦月身边,索性躺在他大腿上。    与唐曦月相处一年多光阴内,青娥大约摸清楚了他的性格,不晓得对方为什么辣么讨厌人,但只有在得当的局限内提出必然水平的请求或动作他不会拒绝,就像现在如许,只有不损害他正常誊写的话,再加上得当来由,他普通是不会主动赶人。    现在她惟有十一岁,但在这一年代替寡言的唐曦月与种种百般的人交换后,思维等多方面上比同龄人更加成熟。    看着她自把自为的动作,唐曦月冷声问道:“你这是什么用途?”    虽然不影响誊写,但他并不稀饭被一片面类云云亲近,即使这片面类只是个孩也不例外。    “才不要~~”    青娥用欢快的语调拒绝道:“一片面躺在那边很等闲得风寒。”    唐曦月辩白道:“你身上的刻印术式不会让你着凉。”    这但是经由他二次强化的刻印术式,把一切得风寒病的大约性都根绝。    但是青娥则是笑着辩驳:“和宝贝衣裳无关,人家或是孩子,还没发育完全免疫体系但是很细微的,饶体温恰好是最适合避寒的方法,并且如许能更加激励人家起劲修炼。”    真是活学活用,本日刚学的新词现在就即刻用到了。    而唐曦月则是选定了默然,无论她的动作,又开始自顾自的誊写。    更不行思议的是他果然接管了这彰着不靠谱的谬妄之言,看来在光阴中缺失的不仅是浅笑之类,就连知识也缺失了。    青娥从下方角度偷偷窥视了一眼唐曦月,想要经历不同角度窥得他全貌,但最终只能是枉费,这种相同的方法诹访子已经用过许多遍。    即使是这种角度,也只能玄妙看到他的下半脸,真正想要窥视的部位全被轻纱布给掩蔽住。    无奈,青娥显得有点灰心的摒弃了,但时日尚长,她相信总用一能靠自己的气力摘下他的面纱。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