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壹号图书馆]>书库>玄幻奇幻>穿越之异兽大陆> 章节目录 第四章 真相

章节目录 第四章 真相

    世间之事本无常,富贵贫瘠注定。    有人生为王,有人落草为寇。    上也很公平,生来富贵的这一波人,也难免有几个不可一世丶不学无术最后一事无成之人;那么相反,生来一无所有的这么一批人,也会出现几个生的领导者,他们有远见丶有胆量丶有气魄,最终会改变一个时代。    大家可以想一想,古往今来,社会的进步与发展皆为如此,我们也不一一列举,因为今的主角并不是他们。    咱们今来聊一聊谷玲,南方大陆的异兽使,其实她的本命并不叫谷玲,而是叫夏玲。    她有些不一样,她属于上述两种类型的结合体。她出身于,在当年的南方大陆中,可以是屈指可数的富裕家庭中,打不山珍海味,至少也是锦衣华服。    但是好日子没过多久,在她刚记事的那一年不幸家道中落,父亲的生意濒临破产,各路仇家一时间杀上门来,原本平静的生活,顷刻间翻地覆,母亲也因此郁郁而终,此番颓势仅凭年幼的夏玲是根本没有办法扭转的。    几乎是一夜之间,原本另众人羡慕的生活突然变得破碎不堪。    年幼的夏玲无奈走上街头,为了一口吃食儿而努力,无知的她饱受欺骗和霸凌之苦,但是没有办法,她已经没有了背后的靠山,只能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    她变得话越来越少,心里越来越扭曲,纯净的眼神逐渐变得浑浊。    到了最后甚至直接选择闭口不言,把自己伪装成哑巴,用假装残缺的身体,来为自己换取一层与外界隔离的保护膜。    临近寒冬,年幼的夏玲因为没有过冬的衣物,而在街边冻得瑟瑟发抖,但可悲的是,尽管如此也没有人多看她一眼,阴森古国的寒冬,因为是地下,温度会比地面上更低。    当夏玲已经冻得马上就要僵硬的时候,一名路过的老者发现了角落里蜷缩的夏玲,将她带回了自己那破旧的屋。    虽然破旧,但是对此刻的夏玲来也算是巨大的恩赐了,本以为日子终于可以正常的过了,却没想到这名老者确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武痴。    他没有子嗣,却有一身的硬通功夫,每对夏玲又打又骂,逼着她学习各种武功。    为了生存,夏玲只能是咬紧牙关,忍着身上的剧痛,一遍又一遍的学习着。    日月交替,一晃眼三年时间过去了,老者也感受到了时光的催促,终于接触到了生命的尽头。    “姑娘,三年了,我都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你能告诉我吗?”老者在床上奄奄一息的问道。    夏玲没有话,只是毫无感情的看着床上的老者,缓缓从怀里掏出一个玉佩,上面刻着一个玲字。    “玲?好名字……我叫谷……谷……”在最后的挣扎中,连名字都没有完的老先生就这么仙逝了。    “谷玲!”    在这一刻,鬼使神差办的一句话,让夏玲变成了谷玲。    她将这句话出来之后,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感觉老者的嘴角微微上扬了一下。    谷玲的眼眶居然有些湿润了,她知道,老者的严厉只是想让她学习一身可以保护自己的技能。    虽然每打骂,但是总在担心自己能不能吃饱,有没有衣服穿;虽然自己从不话,但他,也从来没有问过。    她曾不止一遍看到过老者夜半对着烛香案台,求那满的诸佛保佑自己。    今日,换做她跪在哪里,对着老者的灵位郑重的磕了一个响头。    她清楚,这个头嗑完,这个世界上就又剩下她自己了,不过幸阅是,在老者有限的时间里,让她学会了改变了她一生的技能。    终于,她走出了家门。    找了一份很苦很累的工作,每克扣工钱不,甚至连免费的午饭都没有她的份,因为她最,而且是一个人。    所谓富贵长良心,贫寒起盗心。连温饱都解决不聊她,选择了一件最极赌方法,坑蒙拐骗偷。    你还别,仿佛谷玲就是专门为坏人二字而生的,干这些下九流的行当简直就是旷世奇才,配上一身的硬功夫更是如虎添翼。    仿佛谷玲只有在干坏事的时候才会出奇的睿智丶冷静丶知道自己该干什么,拥有出色的判断力和执行能力。    才不到半年的时间,她便在当地出了名,跟在她身后的流氓地痞越来越多,她的心也就越来越脏。    做个老实人,人人都欺负我。那我就做个彻头彻尾的坏人吧,人人都怕我!    这个想法年幼的谷玲在心里深深的扎下了根。    一晃又是一年,谷玲出落的亭亭玉立,面带一副大家闺秀的样子,但却是当地家喻户晓的一个大坏蛋。    在这一年之中她收获最多的就是身边的人,没有人生就是坏人,莫不是走投无路,谁都想做一个与世无争,平平淡淡的人,她的这帮兄弟们,都是如此,因为跟了她才有一口饱饭吃。    当时的她并不知道伙伴的概念,只是感觉有这帮人在,她的心里就会踏实很多。    也对,如果亲人都已不在,那么同伴就是最弥足珍贵的存在。    她也曾暗暗发誓,要和他们永远在一起,就这么来不羁的过一辈子也不错。    但是,突如其来的一件事打破了这美好的念想。    当时还在位的希维尔突然发布信息,招募异兽使,只要在试炼之地活过十五,就可以进入五年一度的异兽殿堂,如果成功当上异兽使可食王室俸禄。    谷玲的一个手下马玉,报了名想去试试,虽然谷玲很不愿意让他去,但还是拗不过他,最终,还是去了。    当马玉走后,谷玲第一时间想到的,竟然是不想让他活着回来。她居然在想,如果他回来了,那自己就不是最厉害的那一个了!    她享受这种众星捧月的感觉,她不想在变成一个人。    但任何事都经不起念叨,所谓怕什么来什么,十五后,满身伤痕的马玉回来了,果不其然,见到他的那一刻大家将他团团的包围了起来。    虽然谷玲对什么异兽使不感兴趣,但是,她不平衡了。她不敢相信马玉居然回来了。    她想向大家证明,她也可以,但是当她再去报名的时候,试炼已经截止了,三过后就要前往异兽殿堂接受异兽血脉的洗礼了。    回来之后的她看着马玉越看越来气,她做了一个让她后悔一生的决定。    临行前的当晚,借给马玉送行为由将马玉约在自己家中,拿出提前准备好的迷药将他迷倒了。    没错,她冒名顶替,前往了异兽殿堂。    但想到的是,融合的相当顺利,融合成功的那一刹那,她后悔了,她第一次感觉到了心中不安。    一种愧疚感油然而生,那种感觉就像是一块石头前压着胸,后压着背。    结束之后,她马不停蹄的赶了回去。    到了马玉家之后发现,所有的伙伴都在不停的抽泣,她的不安感越来越重。    询问后才知道,马玉在今上吊自杀了,时间正好是融合彼岸灵兔的那一刻。    她自己的羁绊,也被斩断了。    谷玲穿过众人,走进马玉的家,马玉就吊在他病重母亲的床前,母亲也经受不住丧子之痛一口气没倒上来,含泪而终。    谷玲在马玉的尸体下发现了一封信。    也不算遗书,更像是自我救赎:    为什么我会睡过头?    我连最后的机会都没有把握好,本来当上了异兽使就可以还清家里所有的债,以后就没人敢欺负我们了,我就可以帮玲儿姐大展拳脚了,但是现在,一切都完了,他们又来催债了,好吵……真的好吵……    妈,孩儿不孝,没有出息,最后的希望也被我亲手泯灭,我们已经没有盼头了,我先走一步了……    看到这里,谷玲的胃突然一阵痉挛,等她跑出屋子的时候,希维尔的一纸文书已经到达:谷玲自今日起正式成为南方大陆异兽使,即日面见今皇,再次恭喜。    随后,在所有人诧异的目光中,谷玲抬起头大声的吼叫着:不是这样的,你们听我!    在她的目光中,看到的最后一个画面,就是她的同伴们转身离开……渐行渐远……    ……    中殿,水猿棋局。    谷玲看着眼前的一切已经是泣不成声。    “对不起,对不起!”谷玲哭着跪倒在地上,不断的掩面抽泣道。    “没事的!”    此时,一个男孩的声音突然出现。    谷玲木讷的抬起头向面方看去。    马玉就立在不远处,微笑着看着她。    “马玉,马玉对不起!我错了!”谷玲跪着爬了过去。    “那你来陪我吧!”马玉微笑着道。    (未完待续)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