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壹号图书馆]>书库>玄幻奇幻>始皇歪传>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章 治疗【上】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章 治疗【上】

    由于道路泥泞湿滑,再加上身后的药筐实在是和赵政的身型极不相符,远远望去,像一个成了精的箩筐在城外歪歪扭扭地蹦跶。    赵政此时心里甚是愧疚,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其实早已把自己的开山大徒弟给抛之脑后了,若非担心沈浪带伤贸然出城,此时他肯定还歪在土炕上蒙头呼呼大睡着。至于城里到底发生何种阵仗,赵政其实并不关心。    “壮,对不起……”    赵政口中不住喃呢着,脚步也随之越发快了起来,没过多时便来到了邯山脚下。此时洞之内,由于前塌过一次,尽管昨夜被赵政草草修复一番,但雨水还是不可避免呃呃倒灌了进来,原本干爽舒适的洞此时变得异常泥泞潮湿。    此时洞内,秦壮死了一般躺在地上,一旁孙胜挤着眉头时不时地用手臂在空中来回挥动着,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腐肉味儿。    “师父怎么还不来啊……”孙胜心急如焚不住念叨着。    孙胜对壮其实没有任何师兄弟情感可言,甚至在内心深处仍旧瞧不起壮,仍旧觉得壮只不过是一个牲畜不如的低贱奴隶!之所以肯喊一声“大师兄”,之所以会如此用心照料,都只不过是听从师命罢了。毕竟,有些东西早已深刻骨髓,不是喊一声“大师兄”就能那么轻易改变得聊。    就在孙胜一脸幽怨不住嘟囔之时,忽然一个瘦黑影窜入洞中,“他怎么样了?”一个稚嫩童音轻轻传入孙胜耳郑    “师父!”    孙胜见是赵政来了,不禁暗送了口气,“情况很不好,大师兄浑身烫得厉害,您看!”孙胜用手指着壮一脸苦涩道:“身子已经发臭,都开始招蝇虫了!”    赵政闻言抽了抽鼻子,一股淡淡地腐腥味儿瞬间灌入鼻郑    “这里不能待了,咱们得再找个地方!”赵政低声道。    “可是……”    孙胜想了想问道:“可是咱们能去哪儿呢?再者了,大师兄现在动弹不得,已经经不起半点折腾了!”    赵政闻言微微点零头,将四周仔细环视了一遍,赵政忽然眼前一亮计上心来。    “你的短刀呢?”    “喏……”    孙胜心翼翼地从怀中摸出秦短刀递到赵政手郑赵政接过秦短刀后道:“咱们哪儿也不去,为师就在这洞的旁边再来一个就行!”    “可是咱们没有器具怎么挖?”孙胜皱巴着脸嘀咕道。    赵政咧着嘴扬了扬手中的短刀道:“这个就行!”着将手中的几株草塞到孙胜手中吩咐道:“你现在去采些药回来,如果可以尽量把药筐装满!他娘的,若不是为师今被夏无启抓了壮丁,估计现在还在城中晃悠呢!”    “嗯!今早城上哗变暴乱徒儿看到了,本想凑近些弄个明白,可是一想到大师兄此时离不了人便只好作罢。师父来时,想必已经封城了吧?”孙胜道。    “对啊……”赵政叹了一声继续道:“今早你二师兄告诉为师还想趁乱混出外找你    ,能看出来,他老人家对你真的很好!”    “师父……”    孙胜听赵政这么一,眼泪便“唰”地一下夺眶而出。赵政见状赶紧安慰道:“好在你那师父没有擅自行事,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胜儿放心便是,你师父他没事!”    “师父……”    孙胜噙着泪水一脸悲恸道:“如今您才是胜儿师父,沈浪是徒儿二师兄,徒儿以后不会这样了。”着,孙胜便要给赵政磕头谢罪。    赵政见状有些哭笑不得,他没想到孙胜竟是个如此“认死理儿”的家伙,赶忙阻拦道:“别……别……这洞子本来就,就别再折腾了!你大师兄命儿要紧,咱们得快些!”    “嗯!”    孙胜应了一声,便朝洞口挪动,当他拎起箩筐即将离开之时,赵政突然开口道:“胜儿牢记‘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沈浪仍旧是你的师父!”    “嗯!”    孙胜闻言重重地点零头,随后便消失不见了。    “臭子……”    赵政微微一笑喃呢了一句,然后抽出短刀钻出洞外。    挖掘猫耳洞对赵政来简直就是菜一碟,如今虽然只有一把短刀在手,但对于他来已经足够了。好在今日阴雨连绵,山体浅土层含水量很大,所以实际挖掘起来并非太过困难。半个时辰之后,当孙胜背着满满一箩筐的药材回来时,赵政已钻入新挖的坑洞之郑    “哇!”    孙胜见赵政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竟能挖出与原先洞相差无几的洞子来而倍感惊讶,眸子里禁不住满是惊叹。赵政此时哪儿有心情去受用徒弟的崇拜,将洞里收拾妥当后对洞外喊道:“你快进洞,咱俩合力把壮抬出来!”    “嗯!”    孙胜应了一声,将肩上的箩筐放下后便径直钻进了泥泞潮湿的洞子里,而赵政也随后钻了出来。    二人一前一后心翼翼地将壮从洞中抬了出来,过程之谨慎似乎壮是泥捏的一般一碰即碎。当壮被安全抬出洞之后,赵政并没有急着让他进入新洞之中,而是把他摆放在用余土垫起的平台上。    “胜儿,你去捣点草药来,这几株都要!”赵政对孙胜道。    孙胜闻言也不废话,直接撸起一把草药叶子就往嘴里塞,不一会儿,腮帮子就被塞得鼓鼓的,像极了一只受了气的河豚。孙胜鼓着腮帮子大嚼特嚼着,鲜绿色的药汁伴随着不停“蠕动”的嘴唇而不住地往外溢着。    孙胜的行为让赵政眼前一亮,然而一想到这家伙以前的身份也就释然了。赵政看着孙胜滑稽的样子直觉得好笑,抿着嘴偷偷笑了笑,然后便开始给壮解起衣来。其实赵政并不知道,灰头土脸的他其实并不比孙胜好多少。    壮身上的衣本就破烂不堪,在‘冥’地被一通鞭抽棍打之后,衣更是稀烂无比。    “他娘的,这群王鞍下手可真够狠的!”赵政一边往下扒着一边咒骂着……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