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壹号图书馆]>书库>言情女生>许你任性有我> 章节目录 冰山一角

章节目录 冰山一角

    猝不及防的杍杭勉强站稳,重重点着食指,一副好好的回击,重色轻友,翻着白眼打着唇语,就算莫忆昨没有看出端倪,也要为自己的哑巴亏找回点颜面,否则都对不起这几年的背黑。    下手还真是狠,既然耍薄情,好啊,来啊,谁怕谁啊,正欲全力攻击,转回身,不由看呆了...    只见东方少很淡定,明白是在损自己,完全不在乎,浓情款款看着莫忆昨顺带霸气道;‘‘喜欢吗?这片花海都是你的’’    ‘‘真的吗’’,莫忆昨自认就是一句玩笑话,仍笑得花秀蝶舞,犹如花仙子在花深处翩翩起舞,这一刻,她是纯净的开心,无暇的快乐...    人啊,如果可以永远这么快乐这么无忧的生活,那该多好,莫忆昨要的就是很简单很单纯。    高空的浮云,轻渺悠闲,碧空的绵延直至的尽头,温柔的风吹拂着红花与绿叶,漫舞又撩人...    东方少双手插兜笑得飘逸,人在花中舞,风也弄香来,简单的满足竟是一副媲美的画卷,好真实...    就这样就好,昨夜就忘记吧,那份恐惧的痛让它永远消失吧,我许你任性,你要许我快乐,东方少看过远方,又看回此处,心中思忖着。    一旁的杍杭好像明白了,为什么东方少会情不自禁,是那份乐观感染了一切,凑过去若无其事着风凉话;‘‘好大的口气欸,不过你那饥渴难耐的蠢蠢欲动就要毁了这片花海喽’’。    有异性没人性的家伙,竟然把自己拉来是做电灯泡的,就知他的好心里藏着糖衣炮弹,害得自己懒觉都泡汤了。    不嫌累就到口干舌燥,在这风和日丽花香四溢抬眼望低头心旷的舒畅草地上,东方少的心情格外晴朗,人都来了,反悔晚矣,没有理会,浪费了这沁心扉的空气才是可惜。    ‘‘你要感激我给你换换新鲜的空气,呼吸一下大自然的绿色,如若很排斥,走好,自便’’    今自己就是要单一的放松,不谈工作,杍杭提到宇展生时,他没有回应,这块黄金地皮已是自己的了,看着莫忆昨锦簇的笑魇,他的心稍安。    东方少接过满头是汗的莫忆昨手中的花,伸出另只手轻轻摘掉那头上的草削,回身拿过水递过去,温柔似水,柔情蜜意。    莫忆昨胡乱擦去汗,并没有体察到异样的目光,只是目不暇接的看着周围的花海,喝过水后嬉笑着;‘‘墨痕,我们去摘花,我要把它们编织成花环送给奶奶,好不好,你知道吗,这些话好香的,走啦’’。    看着又跑去摘花的莫忆昨,杍杭叹口气大声道;‘‘爱啊,就是神奇啊,有的人冷酷的像冰,原来柔情细腻如水啊’’,若不是自己亲眼所见,还真不知东方少隐藏甚深的这一面。    其实也不足为奇,人都是有七情六欲的,没有爱哪有家,没有家哪有延续的我们。    人啊,还真是难以预测,除了三百六十度没有死角,生得一副绝世容颜外,简直就是一冰川,近者不被冻晕也会被刺伤,却仍挡不住为爱化寒冰的痴心疯狂,若是把对莫忆昨百分之一的温情均沾一下,东方庄园还不得悬空啊,难以想象。    杍杭不由浮夸的暗笑。    ‘‘你那夸张的眼神很恶心,在胡思乱想后果自负’’    东方少边开车边瞟了一眼旁边的杍杭,不轻不重的威胁着。    ‘‘开车开车,安全第一,我刚刚在做梦’’,杍杭敛住笑一本正经的胡袄,自己可不想腿着回去。    没心没肺的人是不是就是傻,那傻人有傻福就不是传,杍杭转过身仔细端详着后座睡得香透的莫忆昨,太多的不可思议,此时就是一只温顺的绵羊,最起码的危机感都荡然无存,还真难以把击退‘情弹的伶牙俐齿相提并论,东方少的夸大其词是否值得怀疑一下。    看着杍杭的好奇疑惑,东方少飘逸一笑,就等着更多的惊奇与惊喜吧,这仅仅是冰山一角。    杍杭彻底晕菜了...    ‘‘喂,莫忆昨你几辈子没吃饭了吗?还是跟饭有仇啊’’,本想是痛宰东方少,点了丰盛的一桌,哪曾想为人服务了,双眼发直猛吞口水自己还是第一次见到瘦瘦的女孩食量如此惊人。    杍杭用目光洗盘子般横扫一遍,直起身一脸的难以置信,慢吞吞道;‘‘莫忆昨你是女生诶,矜持一下很重要吧’’,转过头看了眼东方少不可思议疑问;‘‘你的神经很正常吗?对哦你是东方少’’。    弄得杍杭不知该什么,也糊涂了,不知眼前的到底是不是冷若寒霜的东方少,竟被这个N次元的女孩给降服,神啊...难道公休去了吗?    ‘‘饿了就要吃饭嘛,矜持哪会有正能量迎接新的生活,还真是物以类聚,话的口吻都一样’’,莫忆昨一副不在乎,昨晚上至现在自己早已饿得前胸贴后背了,没有生命面子有何用。    杍杭睁睁看着,点头应是,他有点感觉了,就这番歪理邪,不要一个艾特儿再加一个宇蝶然,也未必会赢过。    东方少笑得得意,有人为自己的‘未婚妻’点餐,何乐而不为,顺势推过一杯水,这是莫忆昨饭后的习惯。    看来东方少是有预谋的,自己又被‘煮’了,杍杭一脸的倒霉,只好拿酒撒气,险些呛到,干咳几声,斜视一眼,自己岂会被轻易欺负,高喊服务生点几道自己喜欢的菜,空腹哪有力气续战。    艾特儿杍杭有过一面之缘,性格豪爽,却认死理,她一旦喜欢的东西,还真会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身为朋友他还真替东方少暗暗担忧,那强烈的爱惧怕引起毁灭的燃烧。    世间就是有奇迹,莫忆昨不但轻松化解了没有留下的积怨,竟然艾特儿主动视频邀约,梓杭夹到半路的菜自然脱落,彻底懵了。    东方少则起身去了洗手间,避开尴尬对谁都轻松。    这一把这多年缺失的刺激精彩仿佛全补回来了,东方少竟然陪莫忆昨坐了过山车,下来后胆汁险些吐出来,幸灾乐祸的杍杭也没有免于难,硬是被拉进‘鬼城’,走出来时双腿软如面条不停在尖叫,笑得莫忆昨脸颊都酸了,人中蛟龙的两人光鲜的耀眼,弱点却好可爱。    你是在哪个星系一不心碰到的‘未婚妻’,她就不属于地球,诶哟骨头都快散架了,杍杭算是开了眼界了,虽在抱怨,心里还真挺钦佩这个细如竹竿的女孩。    东方少赏悦一笑,示意回答‘这样很好啊’,他从未想过自己的人生也会出现这样的一。    从酒吧出来已经深夜,杍杭下车摆摆手很坚决告知;‘‘绝不会再有下一次’’,踩着微醉的脚步头未回离去,拿心脏开玩笑的事,还是免了。    他东方少甘心情愿,尽管去疯去玩好了,杍杭揉揉眼睛,掏出钥匙自己要赶紧休息调整,明日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手术。    无论怎样他还是确定了一件事,就是东方少眼中的那抹温蕴是真挚而热烈的...    车子缓缓开进了东方庄园。    ‘‘人活着开心或者痛苦都是一,在有限的生命里要不要快乐取决于自身的取舍,死要面子活受罪还不是彰显那渺的心里作祟’’,莫忆昨走下车侃侃大道理。    也偷偷一笑,看杍杭以后还敢欺负自己,吓得那惨样简直搞笑到爆,她没想到东方少会陪她坐过山车,而且吐得那么惨,她感激的望了一眼。    ‘‘歪理邪’’,东方少轻轻一弹她的鼻尖;‘‘疯起来不知深浅,你的生活蛮多彩的,但是,以后在有限的时间内不要在逞强,知道了吗’’,是乐观还很野,危险的动作还是不属于她。    ‘‘喂,痛诶,很无聊诶,知道啦’’,她一努嘴揉着鼻尖顺口应付了。    ‘‘嚯...怎么愉快接受啦’’,东方少不禁微怔。    ‘‘接你个头啦,事实而已,哼...’’,一扬头很不屑的扬长而去。    急得坐卧不安的东方奶奶紧紧盯着大门望,也不知自己的孙子搞什么,把生病的‘媳妇’带走,一整也没个消息,发信息也不回,电话也不接,一见车光忽闪,急匆匆走出来,恰巧看到超有爱超温暖的一瞬间。    猛然抬头见东方奶奶的笑莫忆昨明白了,娇羞喊声;‘‘奶奶’’,囧的做了贼一样低着头秒速溜进屋,直奔楼上,奶奶问起来自己确实不知怎么回答。    东方少最清楚比孩还黏饶念爱不会轻易放过自己,可是确实什么都没有发生啊,利用一下挡箭牌也无过;‘‘念爱,什么都不要问,时间会告诉您一切,眼下最为重要的是您的忆儿身体不舒服,为了您我要去照顾,就这样’’    东方奶奶只是欲知晓莫忆昨的身体如何,话还没来得及出口,东方少三步并作两步瞬间消失,可怜的老人家干巴巴望了望楼上,很蔫黯还很不舍的一步一回头慢慢走回房间。    白眼狼的孙子可以啊,自己演的可怜兮兮他竟狠心的视而不见,东方奶奶望了一眼楼上仍静悄悄的,一推金丝镜反身藏到白玉柱后面,就不信见不到吃草的兔子。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