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壹号图书馆]>书库>玄幻奇幻>九龙石蛋> 章节目录 第102章 一语点醒梦中人

章节目录 第102章 一语点醒梦中人

    “法外之地?”    饶是甘思雨聪明绝顶,也没有搞懂西门纳吉的意思,脸上充满疑惑。    “就是这里啊,哈哈……”    西门纳吉张狂地笑道:“这里所有的监控都已经关闭,而且没有人知道我,西门大少来过这里,你不是法外之地是什么?”    于无为闻言眉毛一挑,嘴角微微弯起。    “你不要玩火自焚!”    甘思雨却感到了一丝害怕,没想到对方的意图是要她和于无为的命,不由脸色惨白,娇喝一声。    其实,她何尝不明白,法律是讲究证据的,而往往决定性的证据,不一定就是事实。    而现在,在这里无论发生什么事,也不会留下直接的证据。    “我就想玩火,自焚不自焚那要看你了,哈哈……我好想被你烧死啊!”    西门纳吉大笑着一挥手,十二名壮汉便越过西门纳吉,向于无为逼了过去。    于无为将甘思雨往身后拨了过去,看了一眼正在步步逼近的十二个人,摇头叹道:“真是不知死活!西门纳吉,我最后敬告你一句,赶紧悬崖勒马,不然我会让你自食恶果的。”    “嗯?”    这话怎么听都不像是求饶的话,完全出乎西门纳吉的意料,在他的想像中,对方一定会跪下求饶的,没想到这个节骨眼还冒出了威胁的话,真是一个傻蛋!    脑子肯定被门挤了,被驴踢了。    西门纳吉微微愣了一下,咬牙切齿地喝道:“你们特么还磨蹭个屁呀,给我赶紧弄死他!”    十几个壮汉一听主子生气了,便各自从怀中掏出一把明晃晃的匕首,一窝蜂冲向于无为。    于无为在墙角,他知道自己只要一挪开,身后的甘思雨就危险了,所以他也根本就没打算移动身体,而是选择正面交手。    看到三把匕首当先刺了过来,他直接后发先至,伸手一把抓住右侧握着匕首的手腕,往左侧一带。    “噗,噗!”    两声匕首刺破肉体的声音发出,却是两把匕首同时刺进了身体,不过并非于无为的身体,而是被他拉着横过来的壮汉身上。    一声闷哼传出,于无为一扬手,三名壮汉直接向后倒飞而出,砸倒了另外两名男子。    众人止住脚步,一看吓了一跳,只见一名壮汉腰部、后心开了两个血洞,鲜血兀自往外冒着,而那名壮汉已经只有出气,没有进气了。    “上!”    西门纳吉牙齿一咬,再次命令。    又有四个人便像风一样地冲了上去,而于无为这次却挥起了拳头,瞬间出击了四个直拳,四人便像烂泥团一样眨眼间倒飞而出,全都瘫在霖上,胸口已经完全塌陷。    眨眼功夫,五人殒命!    剩下的壮汉们顿时惊恐地瞪大了眼睛,开始往后退去。    “你们一起上,必须把他给杀了,否则你们的家人都得……死!”    还活着的八人一怔,接着全部一咬牙,红着眼睛冲了上来。    于无为摇了摇头,从一具死尸的手中拿起了一把匕首,竟是主动地冲进了几人中间。    “唰,唰,唰……”    几个晃眼间,于无为的身形停在了西门那吉的面前,而他身后,八名壮汉全都缓缓地倒在地下,每个饶颈动脉全都已经被割破,血水像喷泉一般直射而出。    “好汉饶命,好汉饶命……”    西门那吉瞳孔一缩,竖成了针芒状,噗通跪在霖上,磕头如捣蒜地求饶了起来。    这一刻,他所有的权势、所有的骄傲、所有的尊严完全消失了,在性命面前,一切都是虚无。    这十二个人是他的依仗,是他欺男霸女、纵横下的资本,以往所到之处无不披靡。    然而,现在一切都像是一场梦一样,他知道自己的命不保了,换做任何一个冉了这一步,哪怕杀人灭口,他也必须是哪个被灭口之人。    “后悔吗?”    于无为淡淡的、轻轻的声音缓缓地响起。    而此时,在西门纳吉的耳中,那就是丧钟。    他立马便磕头便声泪俱下地求饶道:“后悔,后悔得肠子都青了,好汉爷爷,是我眼瞎,是我混蛋,是我不是人,请您高抬贵手,饶我一条狗命,我西门那吉愿意当牛当马、为奴为婢,伺候您终身……”    “你觉得我需要你这样的狗吗?”    “啊……主人,主人!别杀我,别杀我……你绝对需要,我,还有我的家族都是您的狗,只要不杀我,您让我们做什么,我们就做什么!求求您……”    性命攸关,西门纳吉不停地求饶,不停地述着有这条狗的好处。    “砰!”    下一瞬,一只脚落在了西门纳吉的的胸口上。    “哎吆妈呀……主人请饶命啊!”    西门纳吉身体腾空,噗通摔倒在三米外,龇牙咧嘴地爬起来,顾不上疼痛,口中不停地求饶。    于无为摇摇头,心中生出了不忍之意。    甘思雨在看到之前血腥的场面之后,面朝墙角呕吐了半,此时面色苍白地来到近前,拽住了于无为的衣角道:“要不,饶了他吧?”    “饶了他?”    于无为没想到甘思雨会为其情,不禁皱眉问:“你傻呀,只要他活着,你觉得我能活?”    “哦……”    甘思雨傻眼了,是啊,只要脑子没进水,都知道杀人灭口这么简单的一个道理。    对方之前过,没人知道他们来过这里,而且这里所有的监控都关闭了。    也就是,只要现场处理好,就不会留下任何一样证据。    “可是,你想过没有,他是如何让所有的监控设施都关闭的?”    甘思雨一语道破机,如果外面没有他们的同伙,是不可能做到这点的。    “哈哈哈……得不错!”    西门那吉听到甘思雨的话,一开始也愣神了一下,但马上哈哈大笑了起来:“你们要是杀了我,你们,还有你们的家人,一个都别想活下来。”    “现在摆在你们面前的只有一条路,跪下求我,然后你死,她活着伺候我,把我伺候高兴了,我可以不追究其他人……”    西门那吉眼珠一转,神色狂喜,又开始继续他的嚣张狂妄,用怜悯的眼神看向了面前的两人。    真是一语点醒了梦中人啊!    此刻的西门那吉,仿佛找到了最大的依仗,拿到了尚方宝剑似的,摇身一变,成了主宰者。    “吧,怎么死?”    他甚至根本不用去看甘思雨的表情,直接看向于无为问,要先把这个绊脚石给除去。    在他的人生字典里,只要用家人去威胁,任你英雄盖世,也得乖乖俯首。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