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壹号图书馆]>书库>武侠仙侠>剑颂> 章节目录 第五百三十三章 半壁江山与死

章节目录 第五百三十三章 半壁江山与死

    高陵君见程知远面不改色,又喝了一口酒水,忽然伸手招了眨    四周的阴暗处,出现数位配剑的秦甲士。    “卫尉军?”    虞霜正从姐姐走掉的可惜感中回过神来,看到那些甲士的配置,颇为意外,确实是很像包围咸阳城的驻守军团。    众所周知,咸阳作为秦国的政治权利中心,有三大军拱卫,中尉,卫尉,还有一个是郎中令军。    三军中,中尉是野战部队,蓝田大营中很多一部分就是中尉军,而卫尉军是拱卫咸阳的守备部队,相当于汉之羽林军,唐之龙武军,宋之禁军。    至于郎中令军,那就真的是咸阳宫中的高级守卫了,首先每个人都有官职,而且人数不超过千人,选拔的身份多数为良家子,可不是想进就能进的,这是子近卫。    “能调动卫尉军.....高陵君,本事不啊。”    程知远平静开口,高陵君却是把酒爵一放,挥挥手,那些配剑的甲士便默默退出去。    “怎能让剑光污了这酒宴?”    高陵君呵呵一笑:“他们可不是卫尉军,我何德何能,敢驱使卫尉军为我当剑斧手,不敢不敢,王上若是知道,非得把我狠狠训斥一番。”    一句话里就可以明白,如今的四贵,权利大到了何种地步。    “夫子,咱们正事吧,试探到现在,夫子可能也恼了。”    “开门见山,在下想请夫子为门中客。”    高陵君行了一礼,但态度依旧倨傲。    程知远摇了摇头:“这不是请人为门客的态度,我听闻,范睢为秦王所得时,秦王五拜而得范睢,如今我比范睢更强,高陵君却以这种态度来请我效力,不觉得可笑么?”    高陵君咧嘴:“夫子也觉得,自己比范睢更强?”    程知远顺着他的话道:“范睢么,人也,武关一会,空口白牙一张嘴,但破了以前也就是个蹲茅厕的,为什么在魏国不受重用,甚至还被污蔑,反而到了秦国,就得到重用了呢?”    “诶,还是溜须拍马,来的厉害啊,明秦王喜欢听好的。”    高陵君的眼神略有光彩,恩恩的应着。    程知远接着道:“秦王需要一个人在前面,又需要一个运筹帷幄的大将在后面,那么自然就是在下了。”    高陵君哈哈大笑:“不错!夫子所言极是也!想那范睢不过是一个蹲茅厕的蠢货,何德何能,敢骑到我的头上拉马尿!”    “秦王的手段,太明显了!重用人,不过是借口!范睢有什么才能,废物而已!嬴稷不重用宗族亲人,反而去依靠外人,他必不得长久!”    高陵君大声喝骂,目无法度,但酒席四周,却没有一个人出声,那些高陵君的门客,就像是用看死人一样的目光,看着程知远。    “啊,夫子,你也听到了!”    高陵君哈哈笑着,脸孔却显得有些扭曲起来。    “秦王想杀我,泾阳想害我,华阳想利用我,这偌大宗室,竟无一人,是我的亲兄弟啊....”    他砰的一拳砸在案桌上!    “程夫子!我羞辱了你!你也是和范睢一样,你觉得你比范睢强?也就强在纵横之上!”    “你也就是一条狗!不敲打你,你尾巴就翘起来,翘上去了!我不是在求你,我是在命令你!”    程知远不急不怒:“我听,昔年张子入秦,落魄至极,以至于一点清水都喝不起,被人乱棍打于街头,有人扶他起来,他却逢人便问,自己的舌头还在不在。”    “纵横家么,就是靠着一张嘴吃饭的,这也是一门口技,范睢技不如人,我自然可藐视他。”    高陵君的神情一瞬间从怒气勃发恢复到平淡,就像是精神分裂一样。    “帮我!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等我坐上秦王大位,这秦国江山,分你半壁,有如孝公与之商君!”    程知远依旧淡定摇头:“不是帮忙的态度,哪里有先羞辱,再恐吓,最后再要求饶呢?”    高陵君蓦然站起身来:“程夫子,你以为王上让你来,真的是看中了你的才学吗,就如我刚刚所,他不过是让你来当条狗的!”    “少良造?哈!军功爵位,对于你这种能人来,随手就能赐下!那白起,胡伤,他们仰望了一生的彻候,便是给了你又怎么样,就是嬴稷一句话的事情!”    “昔年商鞅入秦,孝公拜为左庶长,公子虔自愿降为右庶;昔年犀首入秦,惠文王立拜为大良造!爵位?不是王一言而定的吗?你和我秦法?”    “他能给的,因为他是秦王,那我为秦王,你要的,我也能给!”    高陵君双手张开,如疯癫般:“范睢是他用来对我们下手的刀!而你是秦王招来的狗,你或许不忠诚,但你凶猛,而且不会对他下手!”    “他用你,来防止我们对他反扑!但我们察觉到了,所以我要来这里抢你,但是他也察觉到了,但他却给了我一封手书.....”    “他认可了我?荒谬,何其可笑啊!他觉得,他能掌控你......他觉得,我,或者泾阳,华阳,他们也会来拜会你,但他们也会无功而返!”    “嬴稷...太可怕了,他足足谋划了三十五年!从他上位那起!他前十五年装作孱弱,太后把持朝政,但事实上,他一直在.....算计!”    程知远看向高陵君:“若在下不为高陵君谋,高陵君当如何呢?”    高陵君的眼睛赤红:“夫子!夫子!你为我用,半壁秦国都是你的!你不为我用,我又不想死在你的手里,我也不想让嬴稷的算盘如意,更不想你投靠泾阳,华阳......我没有什么本事,只有杀人一途。”    “夫子,你听那郑乐,不感到愤怒吗?但你能做什么呢,我也就和你一样,在这咸阳城,偌大的咸阳城中,我又何尝不是那个听着郑乐而愤怒的儒生呢!我也只能和你一样,端起酒爵,大声赞美道‘秦王威武’!”    程知远的目光忽然移动,看向外面。    他理清了很多事情,从刚刚高陵君发疯似的出“杀人”时,程知远大概就有了计较。    高陵君刚刚从袖中掏出一把短剑,还没来得及介绍,这时候外面有甲士前来禀报,一共四层传递。    “君上,中大夫孟乙歆,从泾阳君处来拜。”    高陵君低声道:“他来...拜我做什么,不知道我在接待贵客吗!”    那甲士如实禀告:“是要请君上,一并前去相邦府上。”    程知远看向侧头无言的高陵君,轻声道:“看来,你这次的疯狂,杀人,掀翻棋盘,也都依旧在你哥哥的计较之中啊。”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